登录
注册

玉足控美脚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已经很晚了,在家呆着没事我就来到了我们这儿的宽带网吧。这时,我发现离我不远有个女孩子,看上去象是个小蛊惑女一样。她打扮的很时髦。尤其是脚上那双高跟皮靴。黑黑的,亮亮的,细细的高跟,她的个子不是很高,一点都不胖,所以脚也很瘦,隔着靴子我也能猜到,她的脚一定美极了。因为旁边有人,所以我只是看了几眼,就上起我的网来,没再注意她。聊天也累了,想看看影院,但真不巧,我这抬机器不好使。网管过来说让我换台机器。我不耐烦的站起来,这时我突然发现,在女孩的身边空着好多机器,而且其它人都在专心上网,也没人注意她。我来到她的身边坐下,打开电脑,我无意中望下看了一眼。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她把皮靴脱了下来,两只脚放到了电脑桌的下面的横梁上。她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征服,我急忙把脸转过来。我总是不停的望下看,无心上网。她突然问我:这个怎么看呀?我一看,原来是她想看动漫,我心想有机会了。我告诉她怎样打开。然后问她多大了。她说只有21岁,是一个人来上网的。你很喜欢看我的靴子呀?她突然问起我来。啊?哦。是呀,很,很漂亮。我急忙掩饰着回答她。穿着走了一天了,可累脚了。她撅起小嘴埋怨到。我帮你揉一下呀我很大胆又很小声的对她说。她看着我,笑了笑,没说话,便把脚放到了我的两条腿上,继续看着动漫,我很温柔的摸着她的脚,然后向周围看了看。没人注意我们,我能嗅到她的双脚淡淡的皮革味还有汗香。这时,她取出来一袋虾条,一边看一边吃起来,还递给我吃,我没有用手,她直接把虾条放到了我的嘴里,这样过了一会,她开始逗起我来。她拿着虾条但不让我吃到,我张着嘴跟着她的手来回的动,她突然笑着用脚尖踢了我的嘴一下,我被踢了一愣,她咯咯的小笑了起来。手里的虾条一下掉进了靴子里,我不管啊,你得把它吃掉。她又撅起小嘴对我说。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看一下没人注意我们,马上伸手到她的靴子里拿出虾条放到了嘴里。香不香呀,你真够贱,我早看出来了,哼!我的脸上红了起来,不敢看她,她把脚放到了我的电脑屏幕前。把我的丝袜脱掉,然后给我舔脚,用你的舌头给我按摩。我想都没想用嘴把她的丝袜脱掉了,然后贪婪的舔起她的两只小脚来,她的脚好滑好嫩。把脏东西全咽下去她命令到,这样过了好一会,她好象已经很舒服了,然后命令我又把她的丝袜穿上,她穿上了靴子,我恋恋不舍的看着她把脚移开。我的靴子好脏啊她看着我说。好象在等着我做什么似的。我当然明白了,马上钻到她的电脑桌下面,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她把两只脚踩到我的双手上,我只能弯下腰舔着她的靴子,谁知道她狠狠的用靴子跟踩我的手,我又不敢叫出来。舔我的靴子底她抬起脚,我马上伸出舌头去舔,靴子底很脏。而且她还使劲的在我是脸上蹭。咽下去这时我的老二已经绷的很紧了,她好象知道一样,用另一只脚使劲的踢我的下面,我疼的张开嘴却不敢叫,她索性把脚尖塞到我的嘴里,靴子尖很尖,她用力的望里塞,靴子尖几乎伸到了我的咽喉,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她在上面却咯咯的笑个不停。过了一会,她好象也累了,把脚从我的嘴里抽了出来,我的头一下子倒在她的脚下。她抬起右脚踩在我的右脸上,用靴子跟来回的钻我的脸,我发出很低的呻吟,但她毫不在意,继续钻着,又吐了口痰在地上,抬起了脚命令我舔干净,我伸出舌头刚要舔,她又用另一只脚狠狠的踩住了我的舌头,我的舌头一下子没了知觉。她移开了靴子,命令我坐起来,看着我的惨象,她轻蔑的笑了笑。她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裤裆里,掏出来一个卫生巾,张开嘴她把它塞满了我的嘴,又命令我闭上,不准吐出来。这样,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才让我到厕所吐了出来。走的时候,她什么也没对我说,只是笑了笑,我看着她的背影一直消失。 

 我叫阿宁。小青是我的阿姨。她年岁与我相近,都是念高三的学生。  爷爷奶奶膝下就只有我爸爸一个孩子,一直都很希望能再养个女儿。两老人

的遗憾,直到晚年才填补上——收养小青作女儿。  这件事还真挺搞笑的。不管愿不愿意,这个与我一样高一样大的小姑娘,都

比我长了一辈份。见着她时,我都不得不叫一声阿姨。  小青阿姨本来是与爷爷奶奶一起住在乡下的,不过两老人几年前就过世了。

小青只好搬到我家里来,由她的哥哥和嫂子照看。  最近两三年开始,爸爸妈妈一年到头都在外地工作。所以家里只有我和小青

阿姨相依为命。 随着年岁的增大,小青越发出落得精致魅惑了,白皙的皮肤,

紧致修长的身形,美丽的脸蛋,都让我看得血脉膨胀。  没错,我是越来越好色了,却是有色心没色胆,只敢偶尔意yin一下小青阿姨

  第一节  我和小青就读于同一间学校,是隔壁班的。  每天放学,她都会喊上我一起回家。  小青是年级里有名的美女,自然吸引了很多目光。  身为她的侄子,我也叨了点光,因为我在学校里从不顾忌,经常大大声声地

喊她做阿姨。  我们回家的交通工具是单车。  前几天我的那辆单车被盗了,所以只能坐在小青的单车尾上让她载我回去。  其实让女生骑车载着个男生,是挺丢脸的一件事。  我说让我骑吧,小青却笑着说:「没事,你小姨我力气挺大的啦。还好顺便

减减肥,呵呵。」  这几天坐在小青的车尾上,这真是件极其享受的事儿:我双手搂着她的小肚

子,鼻子贴在她的腰间,细细地呼吸着她身上的气息,马尾辫轻轻地撩弄着我的

脸蛋,脑子里意yin着**的画面,简直爽死了。  小青好像不爱用香水。  我初时只能闻到淡淡的洗发露、沐浴露、洗衣粉的香气。  待得时间久了,才闻到一种貌似是汗水的气味,酸酸的甜甜的,很好闻也很

幽静悠远,却很难用文字去形容,就如那个词语「空谷幽兰」虽然我明知道这是

她身上散发的气息,但我闻着时,竟不是性欲大涨,反而是心旷神怡,这大概就

是所谓的少女体香。  小青对我的毛手毛脚好像并不介意,有时候还会回过头来,笑说着让我抱紧

点儿别掉下去了。  经过菜市场,我们买了肉菜再回家。  小青自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就帮着爷爷奶奶做家务了,到现在已练就一身好厨

艺,家务事也做得面面俱到。  也可能是早当家的原因,她自小就很早熟,做什么都能顾忌别人感受,极少

在她身上看见小姑娘常有的小性子。  她对我的照顾甚至比我妈还要周到,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与我同岁的。  这也是爸妈放心把我和小青两个人留在家的原因。  其实和小青一起住是很幸福的。  每天都有意yin对象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实际的是因为她一向都全部把家务揽

在身上,从不用我动手。  我基本上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不过,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是小青的生日,我决定今天也让她享受一下大

小姐的待遇。  实际上没人知道她的生日是哪一天,今天只是爷爷奶奶收养她的纪念日。  刚回到家,我把肉菜都提在手里,对小青说道:「小姨,今天的家务事就交

给我了,你去看会电视,好快就能吃的了。」  小青一听就笑了,「你能行吗?」  「你就放一百万个心好啦,小菜一小碟,太容易了。今天小姨你就啥都不准

做,只管做个大小姐就行。」  小青虽然不比我大,但她很有长辈的自觉,总把我当成小孩子。  她捏捏我的鼻子说道:「那好呀,今天就听你的。」  厨房里,小青抱着双手笑眯眯地看着我搞弄饭菜,她终究是不放心我的厨艺

,只好站在一边做指导。  只能说,她的不放心是很有道理的。  我七手八脚地瞎搞了两个小时,只有电饭锅里的白饭是勉强能吃的。  饭桌上。  一盘蒸排骨,一盘水煮白菜,一盘蒜苔炒肉,都是我的杰作,统统丑得让人

没胃口。  还有一盘烤鸭和一盘水煮鱼,是后来我出去熟食店买的。  小青一一尝过我的作品,笑吟吟地看着我,就是不说话。  我被她盯得不自在了,只好埋头苦吃,又含糊地说道:「还行还行,吃不完

就留着明天后天再吃,大不了就留到爸妈回来孝敬他们两老。」  小青被逗乐了,终于笑出声来:「赶明儿要好好锻炼下你这臭小子的手艺才

行啦。」  「不要。厨房那个神圣的位置,岂是阿猫阿狗能随便上岗的啊,还是留给小

姨热血奉献的好。」  小青笑得差点喷饭了,一手掩着嘴巴一手戳我的额头,「臭小子,呵呵…」  饭后。  我们在一个小蛋糕上点上小蜡烛,关了灯。  小青合手默默地许了愿,睁开眼鼓着腮帮子一口气就吹灭了十八根蜡烛。  我好奇地问道:「小姨许了个什么愿?刚刚你的样子可诚心了。」  小青打开灯,看看我说道:「小屁孩管这么多做什么。愿望说出来就不灵验

啦。」  「你不说我都知道了,不就是小姑娘发春了,想要个高富帅男朋友么,一猜

就猜到。」  说实话,我早已把小青看成是自家姐姐。  为人弟弟的总是觉得姐姐是自己的,总不希望姐姐嫁出去。  小青又戳我的额头,「说什么呢,小鬼头。整天就想这些没用的。」  吃完蛋糕,饭桌那是一片狼藉啊。  我挣扎了几下,心下一发狠咬牙说道:「小姨去洗澡吧,这里留给本大爷搞

掂…」  小青看我的模样就乐了,「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洗澡去啦。宁大爷,这里交

给你啦,别让人家失望了哦。」  我看着这桌面,红白一片,蛋糕和饭菜都搞弄了一块去了。  卧槽啊,这才第一次知道,把家务全都揽上身的小青一直都是那么伟大。  我搞完卫生,累得狗一样趴在沙发上。  而小青还在洗手间里,隐约听到她还哼着不知名小曲。  小青什么都好,就是洗澡花的时间太长了,这让我有点儿不爽。  我趴在沙发上都快睡着了。  这时小青穿着浴袍站在我身边,把我弄醒了,让我去洗澡。  刚出浴过的小青,还穿着若隐若现的浴袍,看得我都痴了,实在太诱惑啦:

那白里透红的肌肤水嫩得几乎要滴出水来,两条修长紧致的美腿让人恨不得可以

死在她的脚下,发育完好的胸脯坚挺耸立,在袍子上勾勒出动人的弧线,湿漉漉

的秀发长及腰间,纤细的手臂轻轻碰触着我的皮肤,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洗

浴用品的香精味,尽管只是普通的洗浴香精,用在她身上却与最昂贵的高级香水

不遑多让。  小青见我这呆样,一时就脸红了,跺跺脚丫,扭着我的耳朵,笑着骂道:「

小色鬼,再用这眼神看我,我就告诉哥哥去,说你儿子老是猥亵她阿姨。」  「这个事儿不能开玩笑哦,不然你哥真会打死我的。小姨就大发慈悲放过小

侄吧。」  小青也是开个玩笑,笑着说:「知道怕了吧,呵呵。快去洗澡,小姨还要帮

你小屁孩洗衣服呢。」  由于第二天一早就要上课,所以通常,小青都是在我俩都洗完澡后就把衣物

洗了。  我想了想,说道:「今天就不用你老动手啦,交给我吧。」  「真的?你行不行呀?」  「小事一桩。不就是扔进洗衣机瞎搞几下嘛,我还应付得来。」  小青确实累了,掩嘴打了个呵欠,「那好吧,小姨我就先睡啦。今天好累呢

。」  走进厕所,蒙蒙的水汽还未散去。  我实在是累了,扭开花洒头随意冲洗了几下,连沐浴露都懒得打了,抹干身

子就穿上睡衣。  我四处望了几眼,小青的衣物就放在洗衣机旁边的盆子里。  我走过去拾起来,把它们都扔进洗衣机里,正想启动时,却看见小青那白色

的内内。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抽筋了,反正我是鬼差神使似的就伸手拿起小内内,放在

鼻子下嗅了嗅,味道淡淡的,很好闻。  估计是汗水和白带还有尿液的混合气味。  我把内内展开来,在贴着私处的位置,看见有一滩早已风干了的水渍,呈很

好看的浅黄色。  我知道,健康女孩分泌的白带是透明清澈的,估计这是被尿液或其它分泌物

染色了。  嗅着小青最隐私的气息,我勃起了,忍不住伸出舌头去舔这神秘的yin水。  对于青春期的小处男来说,这确是最让人神往的禁果。  我这一舔,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这味儿太神奇了,有尿液的臊味,有汗水的

酸味,还有不知名的小甜味,就如生蚝的那种鲜甜中带点儿青青涩涩。  细细闻下去,还可以嗅到若有若无的屎臭味,这让我下体的血液膨胀得像是

要爆炸一样。  我一边埋头舔吃小青的内内,一边伸手去撸下体,没到两分钟就she了。  这是我的手yin史上最美好的一次,爽死了。  我she了之后,还不愿放下内内,继续贴在自己脸上摩擦了好一会儿,直到再

也闻不到它的味道了,才恋恋不舍地扔进洗衣机里。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