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少妇美腿玉足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小青闯进我的房间,掀开被子,捏着我的鼻子叫我呼吸不得,很快我就被窒

息得醒过来。

  这是小青叫我起床的方法,万试万灵。

  被小青叫床的这段历史,想起来就很痛苦。

  小青没来我家之前,我都是七点半才醒来,花半个小时洗漱、早餐、穿衣、

骑车,到学校时刚好是上课时间。

  小青来到我家之后,这作息就全都被迫变了:晚上十一点前必须关灯睡下,

早上六点半就得准时起床。

  如果想要赖床,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房间的门锁就是被小青一脚踢烂了的——她暴力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当时她敲了半小时的房门,见我还是毫无动静,于是生气了,于是门锁就被

一脚踢坏了,把我吓得立时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本来我想换一把更结实的门锁,她却笑吟吟地对我招了招小粉拳,慑于她一

脚就能把门踢坏的余威,我萎了。

  直到现在,我房间里就像个无掩门的笼子,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摆放些小处男

的物件。

  窒息的感觉把我弄醒了。

  我睁开眼,无奈地看向小青。

  她那会笑的大眼睛也看着我,笑眯眯地说道:「臭小子,醒了吧,起床啦。

  我只得不情不愿地爬起来,顺手把小青那嫩滑的小臂抓住,在她的手背上亲

了一口,「感谢小青阿姨每天都不辞劳苦地喊小侄起床,实在感激不尽无以为报

啊。」

  小青拨开我的手,戳着我额头说:「快换好衣服,洗漱一下,早餐都快要做

好了。」

  她说完就走出去了。

  可能昨晚我太累了,又手yin了两次,搞到现在毫无精神,等小青走出去之后

,我倒下脑袋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第二次醒来,是被耳朵的痛感给吓醒的。

  只见小青气呼呼地瞪着我骂道:「还不愿滚起来是不是呀,欠抽了是不是呀

?」

  小青对我,有时很温柔,有时却很粗鲁。

  她总把自己当成我的长辈,她说这是姨代母职。

  我想起昨晚舔过她的小内内,突然就笑了。

  我爬起来换衣服,睡衣都脱下了,只剩下内裤。

  而小青却坐在床上瞪着我,一点儿都不避忌。

  她经常都这么看着我换衣,却完全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我有时候很奇怪,她只是个青春期的小姑娘,如何能做到这样呢。

  虽然她经常看我换衣,却从不让我看她锁骨以下大腿以上。

  我说不公平,她却一句就堵死我了:「我是长辈,替嫂子照顾你呢。你妈看

了你,难道你还要看回去呀?」

  上学的路上。

  我坐在小青的车尾座,迎着灿烂的朝阳,双手搂着她的身子,整个上身都趴

在她背上,细细嗅着她的芬芳,心想如果一辈子都可以这样就好了。

  在学校里的事儿,真没啥好说的。

  有趣的,不外乎就是听闻哪个班花谈恋爱了,哪个校花打发了花痴男了,当

然也包括小青在内。

  偶尔也会有某个小男生为了曲线泡妞而找上我,向我打听小青的爱好近况之

类的。

  只要有贿可受,我一概都大开方便之门。

  其实我还真挺贱的,呵呵。

  晚上。

  小青刚洗完澡,穿着浴袍走出来,就喊我也赶紧洗了,因为她还要洗衣服。

  我心里念着她的小内内,早就谋划好今晚继续嗅她的气息意yin了。

  今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就嗅到她浑身都散发着酸酸甜甜的气息,浓郁得像

是化不开的浆糊一样。

  于是,我装作随意地说道:「先看完这电视剧的。

  以后洗衣服这项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小姨煮饭洗碗打扫都够辛苦了,让小侄帮上一点小忙。」

  小青一听就笑了,「呵呵,臭小子晓得小姨我辛苦啦。那我睡了哦。」

  我看着小青的背影消失在走道尽头,下体就硬了,心里激动地呐喊着:小青

的内内,我来了! 我连忙跑进厕所,锁好门,寻见小青换下的衣物,立即扑过

去,脑袋埋在这一堆衣物里。

  这味儿实在太美妙了,幽幽静静的香气缭绕在口鼻之间,都是小青特有的体

香啊,感觉激动得要晕过去。

  实际上,所谓女生的体香,其实就是汗水蒸发之后留下来的气味。

  据说,美女身上流出的汗水里,含有一些芳香的酯类物,也就是女性体香的

源头。

  而且,每个美女身上的酯类物都各不相同,气味从不重合,是她们在嗅觉世

界里的身份标识。

  只是人类的嗅觉退化得太严重了,斑斓的香味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转

瞬即逝的幻觉。

  估计小青今天上过体育课,她换下的衣物散发的体味浓郁得让我差点窒息,

酸酸甜甜的,如初恋的味道?如一曲传世的情歌?反褪撬挡怀龅暮梦拧? 陶

醉于小青的香味之中,我迫不及待掏出早已硬得发疼的下体,狠狠撸了几下就she

了。

  我舍不得放开小青的衣物,继续埋头大力呼吸着,已she过一次的下体又硬起

来了。

  鼻子嗅到的香气变淡了。

  我知道这不是衣物的体味消失了,而只是我的嗅觉适应了这种香气,大脑自

动把它忽略了。

  我拿起小青的内内,这里还有最隐私的体味等着我呢。

  我把内内放在鼻子下一嗅,哇塞,好粘稠的体香,比衣服的气味浓郁多了。

  此外,还有一股屎臭味。

  我用力地呼吸着,尽量把内内的气息吸进肺里,不想浪费一丁点。

  我把内内展开来,竟在贴着屁眼的位置瞧见少许屎渍,早已风干的屎渍色泽

很暗,几乎呈黑色了,散发着那种臭味。

  这臭味不是拉屎时的恶臭,估计被体温和汗水浸泡过的原因,而更像是一种

魅惑的臭气,就如爱吃臭豆腐的人那样吧。

  我恶趣味地想着,小青上厕所时肯定带不够草纸,她当时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我伸出舌头,用唾液小心翼翼地濡湿这些干屎,待得它们化开后,才小心舔

进嘴里,味道有些苦涩。

  毕竟这些是人体最肮脏的排泄物,我本不想咽下肚子的,却想不到屎都慢慢

融化在我嘴里,后来一不留神竟顺着唾液一下就溜进喉咙里去了。

  至于口感倒是说不出来,毕竟量太少了,又都融化在唾液里。

  屎渍都被吃下去了,那种臭气也随之消失了,我只好移向贴着私处的位置。

  整条内内的汗香味都太浓郁了,完全盖住了尿骚味和白带的鲜甜味。

  我不死心,继续细细嗅着,终于闻到一丝丝的臊味儿,于是又迫不及待地把

下体撸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小青又捏着我的鼻子叫醒我了。

  我累得不想睁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道:「让我再睡半小时吧,好小青。」

  这其实也不怪我吧,要怪就怪她的体味实在太美了。

  昨晚洗澡前撸了两次,洗完澡后正想洗衣服时,又嗅着她的衣物she了一次。

  小青可能也看出我精神很不好,于是就走了出去不理我。

  第二次被小青叫醒,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半了。

  我不得不爬起床,下体传来一丝丝的抽痛。

  日啊,我这么年富力强的小伙,才撸了三次就成这逼样了,能再废一点吗,

肏。

  小青早就把我的校服鞋子都准备好了,就连牙膏漱口水都准备妥当。

  我簌簌几下就搞掂了,接着走到餐厅里,却看不见我的早餐。

  小青在门外摆弄着单车,对我喊道:「快出来呀,边走边吃了。」

  从家里骑单车到学校,用不着十分钟时间。

  我走到小青身边,从单车的篮子里取出早餐,是肉包子和豆浆。

  我知道这是小青特意到街边的小吃店买回来的,在家里她从不做这些食品。

  她做的早餐多是些粉条面条面包或者芝麻糊之类,饮品则是牛奶。

  我嘴上吃着包子,含糊地说道:「这么急做甚啊,还早呢,不会迟到的。」

  小青伸手替我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略有些不满地说道:「都不知道你昨晚

干什么去了,搞得一大早一点精神都没。说吧,昨晚是不是打游戏打到很晚了?

  我别过头偷偷地yin笑,打毛线的游戏啊,我是打非ji,用你的小内内撸下体

呢。

  我坐在车尾,搂着小青的腰间,突然很想看她的裸体,不知道能散发如此浓

郁体香的酮体,究竟会美丽到何等程度。

  这一整天,我脑袋里想着的,都是小青的身子,脑里模拟了好多办法。

  趁她上厕所或者洗澡时偷窥,这是最直接的,却根本没可能办到。

  我实在想不到家里厕所的哪条缝隙可以供我偷看。

  我想来想去,最可行的办法只能是用微型摄像头偷拍了。

  想到了就尽情去做吧,我寻了个借口把下午的课都翘光光了,到电子城买了

个最小型的摄像头。

  回到家。

  我在厕所里寻了个最隐秘的位置,把微型摄像头安装好。

  这是个不错的偷拍利器,可以使用蓝牙遥控开关。

  傍晚,小青回来了。

  她一进家门就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又摸摸我的脖子,没发现什么异常,

才问道:「小宁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啊?」

  「没事了。中午有点儿头疼,回来睡一觉就好了。」

  小青盯着我看了半分钟,才说道:「没事就好啦。小姨先去煮饭了。」

  我坐在电视跟前,眼睛却时不时地瞄向忙忙碌碌的小青,心想着小青快上厕

所啊。

  天不见怜。

  直到吃完晚饭,小青都没有上过一次厕所。

  只好耐心等她洗澡的时辰了。

  小青洗完碗,坐在我旁边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就伸伸懒腰,站起来走进厕所

,「我洗澡去了哦。」

  我激动得有点儿颤抖,连忙拿出手机遥控着启动摄像头。

  虽然映像不能传输到手机上,但我脑里仿佛看见小青那美艳的酮体,正在对

我招手。

  一个小时之后,我都等的差不多发疯了。

  小青才慢悠悠地走进自己的房间里去,还叮嘱我要早点睡——她终于要睡觉

了!我的夜生活要开始啦! 我从摄像头里取出储存卡,插进电脑里,映像出来

了。

  画质不算太好,不过也足够看清楚小青的裸体了:身线很修长,且凹凸有致

,看不见有赘肉,尽是紧致嫩白的肌肤,小屁股翘得老高,乳房却不算大,却坚

挺耸立不见下垂。

  至于细微点的细节,比如下体的色泽就看不见了。

  我把映像定格在最诱惑的背面,盯着她的小屁股,又把她的内内放在鼻子下

,一边嗅着她的隐有隐无的屎臭味,一边掏出下体就撸了起来。

  真奇怪,为嘛我对小青的屁股和屎臭有着这么大的兴致呢?我越想就越发觉

得自己变态,又伸出舌头去舔内内里的一丁点貌似是屎渍的东西。

  自此,我每晚上都重复着这种生活。

  小青的裸体视频和换下的衣物,成了我每天必修的功课,重视程度超过了不

久后的高考。

  说起高考,我倒是不担心的。

  我自小的学习成绩就很不错,即使玩玩下都不怕考不上大学。

  而小青就差点了,她必须很努力才能拿到理想一点的成绩。

  这可能是遗传原因上的智力差距。

  小青说过,以我为目标,考上与我一样的大学。

  我确实也想与小青继续一起上学啊,毕竟离开了她,我到哪寻找这么诱惑的

美女给自己意yin猥亵。

  所以,只要一有空,我都会尽心尽力辅导好小青的。 自从前几天开始,我心里就痒痒得不行了,对小青的排泄物非常之渴望。

  就是前几天的晚上,我上网时,无意中点进了一个sm网站。

  那网页的内容看得我血脉喷张,尽是脚奴,狗奴,兴努,厕奴,家奴之类的

内容,特别是圣水黄金,搞得我这个叫心痒难忍啊。

  那时才知道,难怪我对小青的内内的脏污这么着迷,原来都是因为我是天生

的贱男,内心里早就有了成为小青的奴隶的渴望。

  我当然不可能把变态的想法,直接就告诉小青了。

  只好默默想个办法,把她的排泄物搞来。

  下午,我又把课程翘了,就是为了回家去做好准备。

  家里有两个厕所,一个是过道上的公厕,一个是主人房里的私厕。

  我和小青通常都是用公厕。

  我把公厕的厕兜洗得一干二净,又用消毒水冲刷了十几次才算放心。

  随后,把用于储水的水箱拆开,把里面的其中一条水管扯断。

  我的打算是,让小青便后没法冲水,我就找机会把她的排泄物好好品尝一番

,哈哈,太天才了。

  这次真是天助我也!小青回到家,关心了我几句后,就直接走进厕所。

  我喜滋滋地等待着。

  大概十几分钟后,小青才走出来问我:「奇怪,今天没停水呀,怎么冲不了

水?」

  我心下暗乐,嘴上却大义凛然地说道:「那应该是水箱坏了吧。修厕所这么

艰巨的任务就交给我吧,骄骄嫩嫩的小姨去厨房上班吧。」

  小青笑眯眯地点着我的额头,「臭小子。那就交给你啦。」

  小青进厨房了。

  我也走进厕所,随手锁上门,接着立即就扑到厕兜旁边,深深地呼吸几下,

顿时一阵新鲜热辣的屎臭味扑鼻而来。

  日!小青这么漂亮的女孩,浑身都是香喷喷的,从她体内排出来的屎怎么会

如此臭气熏天。

  难以理解啊难以理解,在我想象中,她的屎即使不是香的,也起码像是粘在

内内的干屎那样,臭而好闻,应该是一种惑人的臭味才对啊。

  不得不感叹一句,理想与现在的巨大鸿沟使人无奈。

  我忍住熬人的恶心,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味道苦得催人呕吐。

  我自觉地分泌了满嘴的唾液,屎在唾液中融化开了,这时还能尝到一点咸味

,还有不易察觉的酸味。

  总结来说,小青的屎很恶臭,像是某种腐臭。

  口味是非常苦,还有点咸味。

  口感是非常涩,难以下咽。

  品尝过屎之后,我又用小杯子从坑里舀出一些尿尿,入口全是屎的苦涩味。

  晕,圣水都被屎给污染了,连正常的臊味都完全被盖住了。

  最后,我放弃了,只是用小杯子装上少许黄金,打算偶尔吃一点,试着熟悉

和习惯小青的屎味。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