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玩弄美腿玉足的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话说我为嘛想要习惯小青的屎味?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莫非我真这么渴望

做她的厕奴?妹的,真变态,连我自己都咒骂自己太过恶心。

  晚饭时,小青双眼盯着我看,一脸的古怪神色。

  日,莫非她闻到我嘴里的屎臭味?我明明都刷过牙齿了啊。

  我只得埋头苦吃,完全不敢说话,生怕她看出端倪。

  睡前。

  我取出装着黄金的小杯子,轻轻舔了几口,还是觉得恶心。

  这时,突然又有新的变态想法,于是把黄金一点点地涂在下体上,直到杯子

已经见底。

  看着肿胀的下体满是小青的排泄物,均匀地涂抹在整根下体的表皮上,连沟

沟都塞满了。

  我心里有种很愉悦的满足感,甚至可谓是幸福感。

  充血的下体肿胀难忍,我连忙又跑到厕所里,撸了几下就she了。

  这已是今晚第四次了。

  待得下体软下来,抹在其上的黄金也随之缩成一坨坨的。

  我舍不得放弃掉辛苦搞来的黄金,于是就把它们全都塞进自己屁眼里,涨涨

的满足感真使人愉快。

  小青的黄金还真好用啊,这时候我后悔了,后悔当初怎么就闹抽筋,后悔没

储备多一些,后悔把一大堆的黄金都冲进下水道了呢。

  我小心翼翼地搞弄到后半夜,才把身上的屎臭洗干净,不过屁眼里的黄金却

留了下来。

  我躺在床上,感受着屁眼里那一小坨小青的黄金,满脑子都是变态的幸福感

,睡着了。

每天都沉醉在小青的体味之中,偶尔还能搞到梦寐以求的黄金和圣水,真是

 快乐不知道时日过,还有一个多月就高考了。

  现在我已经能吃下一点她的屎了,但还是感觉难以下咽。腐臭味太刺鼻了,

 口感太苦涩了,估计我再怎么努力,都不会如网上所说的爱上黄金。

  这个时候,小青整天就拉着我要我辅导她复习,每晚都复习到深夜。搞得我

 都没时间去猥亵她的衣物和排泄物了。不过,每天看着真人来意yin,想象着跪

在 她胯下接圣水,也算是补偿了一下。

  这期间,我发现只要小青当天吃过甜水果,她的阴道分泌物就会有种甜滋滋

 的水果香味。我爱煞了这种水果香,于是每天都会去买好多糖分高的水果回来

, 让她或者打果汁,或者直接吃掉,告诉她的理由是高考太辛苦,多吃水果有

益健 康减轻疲劳延年益寿提高工作效率。

  小青当然不信什么延年益寿的屁话,不过她还是喜滋滋地吃了,她笑眯眯地

 说小侄儿晓得疼爱小姨了。

  这是夏季,正是菠萝大丰收的季节。小青又把我拖到她的闺房里复习功课了

  她坐在书桌前,鼻子和嘴唇夹着圆珠笔,正苦思着一道数学题,眉毛都邹成

 麻花状了。

  我趴在她的床铺里,细细闻着被子的芳香,酸酸甜甜的沁人心脾,好闻至极

, 浓郁至极,正是她独有的体香。

  记忆中,除了洗浴用品,小青从没用过人工香精。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她为什

 么不像其她女生那样子用一些香喷喷的香水。她却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也想

呀, 不过那些香水我闻着就不舒服。小宁你说小姨是不是香精过敏呀?」「哦

。可能 是吧,不过小姨本身就有体香,喷不喷香水都没所谓的了。」小青奇怪

地看看我, 又抓起自己的衣服嗅了嗅,就戳着我的额头骂道:「臭小子,你敢

耍小姨呢!」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小青是闻不到自己的体香的。原因谁都不知

道,可能是她的 嗅觉自动忽略了自己的体味吧。

  我的脑袋还埋在小青的床铺里享受着男呢,这时却被她狠狠地拍了一下屁股

, 「臭小子,让你复习呢,你敢睡觉,岂有此理。是不是想要被小姨修理修理

呀。」 我翻过身,嘿嘿笑着说:「哪敢哪敢。要不先吃块菠萝休息下吧。」小

青做题也 累了,于是拿起一块菠萝就狠狠地咬下去,汁液四溅,口鼻都粘上了

  我笑着给她递了张湿巾,脑子里想着的却是,明天她的内内肯定是一股子的

 菠萝味了,嘿嘿。

  小青见我盯着她嘴边的汁液发笑,且笑得好贱,以为我在笑她粗鲁。于是她

 生气了,把手中的菠萝按在我脸上使劲地抹了几下,弄了我一脸都是汁液,接

着 又把菠萝塞进我嘴里,还气呼呼地骂道:「臭小子,叫你敢笑小姨,哼哼。

」我 无语了,只好走到厕所里清理。却突然想到,小青的体液我都差不多尝过

了,貌 似就差了她的口水。看着她吃过一口的菠萝,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

会,于是 把它放在嘴里细细品味。可惜,尝到的只有满嘴的菠萝味。

  我又动起小心思了,小青的口水一定要弄到手。只是苦思良久,都没想出个

 可行的办法来。

  这时小青也来到厕所,见我趴在洗手台上一脸的苦相,以为我生气了。她走

 过来,双手捧起我的脸蛋,在我额头上轻轻地吧唧一下,「对不起小宁。我道

歉 啦,别生气了好不好。」以前小青也亲过我的额头,所以我也没多大感触,

「没 事啊,我哪有生气,我只是在事情。如果我们不能考入同一间大学,以后

一年到 头看不见小姨,我会好桑心的。舍不得小姨啊」小青戳着我的额头呵呵

笑着: 「说什么屁话呢。你小姨也好厉害的啦,一定能考上╳╳大学的。要相

信小姨哦。」 ╳╳大学只能算是二流本科,但胜在离家近,就位于我家门口,

甚至比高中还近, 走路用不着十分钟。也是我们的第一志愿。我对好学校好专

业没什么兴趣,对以 后的就业也没多少要求,因为爸妈赚钱好容易,我也勉强

算是个富二代,啃老不 啃老完全不是个事儿。

  ╳╳大学虽说是二流本科,但高考形势实在恶劣,而且小青的成绩浮动太大

, 想想也觉得有点悬乎。

  小青当初听说我和她一样,选了╳╳大学,一下就来气了,扯着我的耳朵骂

 我没出息。其实我只是不想离开她而已,只好舔着脸皮说:「我不能想象没有

小 姨的生活怎么过啊。要自己煮饭洗碗搞卫生,还不如死了算了,还有啊,我

都忘 了怎么调闹钟了,以后醒不来怎么办啊,一觉睡死了去怎么办啊。」当时

小青一 听,又气又乐,戳着我的额头骂道:「是不是要小姨老死在家里都不嫁

人呀,一 辈子服侍你呀,臭小子,臭小子。」呵呵,那当然是我最美的梦想,

她不嫁,我 不娶,一辈子都生活在一起。还有,最好她愿意做我的女S ,让

我跪在她胯下崇 拜她。

  深夜,小青睡下了。我回到自己房间,拉开抽屉,整齐摆放着几十个精致的

 小瓶子,里面都是我辛苦收集来的小青的排泄物。

  大概每两个星期,我就会搞坏厕所的水箱一次,用以收集小青的排泄物。水

 箱坏得太频繁了容易引起她的怀疑。时间间隔太久了,我又心痒得不行。太纠

结 了。

  我挑出其中一瓶圣水,小心打开,顿时就闻到一阵淡淡的臊味。这是我前几

 天从厕坑回收的,当时我就惊呆了,因为这尿液太使我惊喜了,淡淡的臊味不

轻 不重,色泽是很好看的浅金色。最重要的是,细细品尝时竟还有少许菠萝的

酸甜 味。虽然这尿液还是苦苦咸咸涩涩的,但已经足以让我爱不释手了,都舍

不得一 次喝完。

  不过,即使密封得很好,这尿液都已经开始变质了,难闻的臊味比新鲜时浓

 重了好多。我惋惜地嗅了又嗅,最终一口把它喝干了。

  然后,我又取出一瓶黄金,打开瓶盖,轻轻地舔了几口,让它在嘴里慢慢化

 开,直到其中的苦味、涩味、咸味、酸味都一一呈现出来,充斥着口鼻之间,

才 把它和着唾液吞进喉咙——我实在爱不上小青的屎啊,每次都只能稍微舔吃

一丁 点。

  接着,我拿着瓶子走到厕所里,把里面的黄金全都抹在下体上。在此过程中

, 下体很自然就硬的发疼,待撸完之后,才把黄金回收起来塞进屁眼里。

  最后,把身子清洗干净之后,回到房里躺在床上,感受着塞在屁眼里的黄金

, 幸福地沉沉睡去。

  以上,就是我平常过的夜生活,当然还有猥亵小青的换洗衣物这一项目,都

 已成了我每晚的必修课。

终于高考完了。小青欢呼着领我出去吃大餐。

  我是很不喜欢在外面吃饭的,原因很简单,外面餐厅的食品绝对会把小青的

排泄物搞得一塌糊涂。这半年来,实践出真知啊,我算是了解到很多食物对体味

的影响。多吃素食时,她的分泌物和排泄物的味道相对来说会好很多,而多吃肉

食的话,那就会变得很糟糕。

  不过,既然小青情绪这么高,我怎么能扫兴呢。算了,明后两天就委屈一下

自己算了。我好像把猥亵她的衣物已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了,而且也觉得她给我提

供美味的排泄物是一种义务。

  日,我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当小青把我带进一家寿司店时,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幸好她不是去吃烤肉

啊,那绝对是一个噩梦。上次我们吃的就是烤肉,她的白带、尿液和屎,甚至于

汗味,统统都像是变了质一样,直到第三天才恢复过来。日本的寿司虽然也有不

少鱼肉,不过比起其它,寿司是最合适的了。

  小青走在道上,总会吸引很多目光,都是充满荷尔蒙的男性目光。她的脸蛋

和五官不算十万分精致,但胜在170cm的身形高挑窈窕,而且皮肤白嫩得就

如冰雕玉砌,还有炫耀着青春和活力的长长的马尾辫。这些都足以勾引无数男人

跪倒裙下。

  与她走在一起的我就差的多了。虽然我外貌不算丑,身高却才只有和小青一

样的170cm。外人看起来,我们是完全不对称的。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家。小青迷糊的眼睛里有些醉意,躺在沙发上不愿动弹。

刚刚才喝了两瓶清酒而已,她的酒量实在太差了点。

  我见她这副模样,估计她也不能自己洗澡了,只好由我代劳了。

  这个代劳,当然不可能是替她脱光了再洗,我还没这么大的色胆。我只是用

湿毛巾替她擦拭一下脸蛋和手脚,就把她抱到床上,替她盖好被子。

  小青的衣物没换下来,我也没心思进厕所洗澡了,直接就回到自己房里。

  抽屉里的小瓶子大多都空了,只剩下一瓶早已分层沉淀的圣水,也不知摆放

多久了。对于这种变质的劣品,我通常是不屑一顾的。但今晚屋漏遇上夜雨,泡

过体香的衣物没了,排泄物也只剩下花光了。我挣扎良久,最终还是把这瓶子打

开,日,这都什么味啊,臊味都浓重得发臭了,是那种刺激性的臊臭,刺得我眼

水鼻水都流了出来。

  真的不能喝啊。我只好无奈地把盖子重新拧上,今晚真是太悲催了,要什么

没什么啊。

  我躺在床上,懊恼地抓着床单瞎摆弄,却突然眼角里看见房门口站着个人影

,是小青。我日,没锁头的房门就是这么悲哀,什么隐私都没有。

  我坐起来,心里很紧张,不知道小青她是否闻到刚刚那股刺鼻的臊味。我故

作镇定,对门口的小青问道:「小姨还没睡啊?站在那里很久了吗,进来啊。」

  小青走到我床边,也坐下来,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却是一脸的古怪

  我注意到,她的秀发上粘着一些小水珠,应该是刚洗过脸了,原先眼里的醉

意都不见了。

  我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怎么了,干嘛老盯着我啊?」

  小青的神情说不出的古怪。她想了想,终于开口了,「小姨来了好久了,你

打开那个小瓶子的时候就站那里了。」

  我日!她肯定知道了些什么!她肯定很早就知道了!她是来跟我清算旧帐的

!日日日!今次死定了!

  其实我做的这些变态事,都是有迹可寻的,毕竟做得太频繁了,只要是个正

常人都会起疑心。而小青选择刚高考完的这个时候才来摊牌,明显是要一举把我

破了,要把我的幸福生活一举破灭,不留后患。这话说得不对劲,好像是杀人放

火那样……

  我被吓得浑身颤抖,低着头完全说不上话,只是时不时心虚地偷偷瞄她两眼

  小青无奈地叹叹气,「小宁,跟你说说心里话哦。我很早就发现你变得很不

对劲,以为只是小男孩对女生好奇而已,初时还不在意,你喜欢就让你玩玩好啦

。不过后来见你更古怪了,加上厕所老是坏,所以有次趁你修厕所时,偷偷从门

缝看了几眼,见你竟然趴在那里……唉,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呀?

  「那屎尿多脏啊,你竟然……唉,我都不知怎么说你了。后来,有次你忘了

关电脑就出门玩去了。别扯隐私不隐私的,你这么古怪,我做阿姨的当然要了解

你在想什么。都是乱七八糟的什么sm、虐恋啊。

  「还有你这臭小子竟然偷拍小姨上厕所,唉,小宁你怎么会喜欢这些乱糟糟

的东西啊?」

  我操!我日!我戳!她竟然全都知道了,我觉得自己还是死了算了,这么羞

耻的事全都让她知道了,以后还怎么活。

  小青见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于是体贴地抓起我的胳膊,安慰道:「没事

的。这件事除了你和我,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啦。」

  我抬眼看看她,又低下头,想说的话又憋回去了。今晚这事发生的太突然,

我还一时适应不过来,还是觉得无地自容。幸好她没对我表示出鄙夷和厌恶的意

思,不然我还真会离家出走了。呵呵,她的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啊。

  小青见我还是不说话,想了想又说道:「小宁你不是很喜欢小姨的内衣吗,

那这样吧,以后小姨每天都把内衣换下来给你,让你名正言顺的玩,满意了吧。

  我脸上的表情还是很难看,心里却乐了,这表情状态要继续保持下去,她要

开条件了,要争取利益最大化,哈哈。

  「臭小子,你还想着小姨的屎尿呀?多脏呀,不行啊,这个不可以的。」

  我听出她的语气不是很决绝,应该还有商量的余地。于是我努力做出更加难

看的表情,势必要争取到应得的权利——圣水和黄金。

  小青也为难了,因为她从没见过我的脸色像现在这么难看,「臭小子你究竟

想怎样啊,说话啊。」

  这时,我脑子里想到一句话「不为奴,毋宁死」,我决定豁出去了。于是,

我突然爬下床,双膝着地跪在小青面前,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大腿,说道:「我

要做小姨的奴隶,就是网上说的那种,做小姨的男M。」

  小青给吓了一跳,伸手想要推开我,却是没推动,好一会才叹气说道: 「

唉,小宁,我知道你好喜欢小姨,但我一直都把你当亲弟弟啊。我真的对你没男

女之间的那种感觉,我也尝试过去喜欢你的。对不起,小宁。如果我对你有感觉

,我现在就嫁给你。」

  晕,她误会我的意思了,她以为我这么做是因为男欢女爱。「没关系,我只

求做小姨的奴隶,崇拜小姨。」

  小青神情古怪,看着我若有所思,「这什么崇拜的,好难理解啊。难道吃别

人的排泄物就是崇拜吗?」

  崇拜不崇拜的,我也是一知半解。我只知道她的衣物、排泄物、分泌物都可

使我情欲高涨,而且跪在她脚下做小狗的情景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

  小青见我点点头,突然就笑了,「那你说说,你真的吃过小姨的那个屎呀?

小姨就真不信你真的吃了,呵呵。」

  「每次都只吃一点点,真好苦的,咽不下去。我都用来打非ji了。」

  小青愣了一下,随即使劲戳着我的额头说:「打非ji?抹在小地上面打飞

机么?好变态呀你。」

  我又点点头,确实很变态,羞得我把脑袋都钻进床板下面了。

  小青扯着我的耳朵把我拉起来,严肃地说:「小宁你听小姨的,以后你可以

玩小姨的内衣,但你不可以做奴隶,也不可以吃小姨的屎尿,小姨也不会做什么

女王。听明白了吗?」

  日!说了这么多都是废的,我来气了,一把拨开她的手,站直身子理直气壮

地大声喊道:「你不答应的话,我就离家出走,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小青听得呆了一呆,因为这几年来,我从没对漂亮的小姨生过气,大声喊过

话。她随即也生气地瞪着我,但很快又泄气了,她心里肯定太疼太惯我这个小侄

子了,语气有些不满:「臭小子厉害啦,都知道威胁小姨了。哼。」她的话突然

又峰回路转:「哼,奴隶不是要听听话话的么,哪有奴隶晓得威胁女主人的。」

  听得我喜不自禁,急忙扑到她脚下跪下来,搂着她的大腿颤抖着说:「小姨

你真好!」

  小青捏着我鼻子,嘟着嘴说:「臭小子,真不知道你脑瓜里想的都是什么乱

七八糟的臭东西,气死小姨啦。」

傍晚,小青正在厨房里煮饭。我喜滋滋地跪趴在她脚边,只要她一动,我就

爬着跟随她,偶尔还对她汪汪的吠叫几声。

  小青对我的古怪嗜好也慢慢习惯了,偶尔也会笑呵呵地用脚丫轻轻踢我的脸

蛋,说一声「小狗狗到一边玩儿去,别碍着小姨」。  我就当然不会听话滚一边去,反而扑过去搂着她的小腿就伸出舌头舔她的脚

腕。

  小青有点儿怕痒,这时就会蹲下来捏捏我的鼻子或者戳戳额头,然后用一块

瓜果塞在我嘴里,「哼哼,叫你舔啊。出去把这块苹果吃了,吃不完就不准进来

。」  我苦着脸,把苹果递回去。

  小青知道我的意思,无奈地接过苹果,伸出小香舌在苹果上舔了几下,再递

给我。  我接过苹果,感觉还是不满意,高高仰起脑袋,对她张着嘴巴,同时脸上是

一副渴望的神色,活像是要糖果吃的小屁孩。

  小青又气又乐,戳着我的额头说道:「给过之后就不准再进来碍事了哦,行

不行?」  我兴奋地点点头,汪汪直叫。

  「真拿你没办法。」小青的腮帮子鼓动了几下,然后俯下头,脸蛋只与我相

距不足十厘米,长长的马尾辫都垂下来贴在我脖子上了。她张开双唇,对着我嘴

里吐了一大口口水,「好啦,臭小子。快出去。」  我走出去躺在沙发上,嘴里含着她的口水,舍不得一下就吞下去。她的唾液

一如她的体香,有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实在太好吃了。

  晚饭时,我总喜欢看着小青吃,然后用筷子夹她吃剩的骨头来吃,感觉甜滋

滋的。  小青看我这样子,没办法了,只好在我的饭碗里吐了一大口唾液,又把自己

吃过一半的菜和肉夹到我碗里,「臭小子啊,你小姨现在嘴里老是干干的,老难

受了。」

  我立即给她倒了一大杯果汁,嘻嘻笑着说:「没事没事,多吐多喝的,促进

新陈代谢嘛,这样子小姨才可以保持水嫩嫩的皮肤哦。」  小青看着我说了句「臭小子」,又喝了一口果汁,表情看上去挺无奈的。

  我真不知道为嘛她竟会这么惯我,除了那些极度恶心变态的嗜好,她对我几

乎是有求必应。我自己都觉得真的好奇怪,莫非她把我家对她的养育之恩,都要

报答在我身上?疼我惯我是她的报答方式吗?既然她都说明了对我没有男女之间

的感觉,我想来想去,那就只有这个原因最靠谱了。  「对了,昨天你嫂子给我打了好多钱,不如我们去旅游吧。小姨有什么地方

想去玩玩的吗?」

  小青想了想,神色有些黯然,「不想去。我想干妈干爹了,我想回乡下去住

一阵子。」  爷爷奶奶都过世好几年了,想不到小青还念着他们,「好呀,那我们一起去

。长这么大,我都没去过乡下几次呢。」

  「小宁不想去美丽的地方旅行吗?」  「什么地方都比不上我小姨美丽啊。」

  「呵呵,贫嘴……」  晚上。小青侧卧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我则是坐在地上,替她按摩脚丫和小腿

。她不让我舔,因为她很怕痒,每次只要我舌头一接触她的脚丫,她就笑得像是

要抽筋那样。

  她的皮肤真的很好,白嫩得惊心动魄,肌肉很紧致,看不见赘肉,由此塑造

出来的身线动人至极。我的按摩力道很轻,倒不如说是轻抚更贴切。我觉得她是

造物主最得意的杰作,力道大一些都怕搞坏了她。  我轻轻地抚着她的小腿,摸上去的手感很顺滑,腿毛也有一些,却很很少很

短,倒不如说是汗毛,因为它们如同婴儿的头发那般,是那种嫩黄的颜色。

  我不自禁地把鼻子贴在其上,从她的膝盖游走到脚板,闻到一阵阵淡淡的汗

味,亦即是酸酸甜甜的的体香味。就连脚板都是如此,不过却是夹有一丝丝的塑

胶味,那是拖鞋的味道。  从我鼻子喷出的热气,刺激到小青了。她痒的呵呵直笑,扭动着脚丫脱离了

我的鼻息范围,「不可以这样哦,小姨很怕痒啦。」

  我脸上露出奸笑,心里动了邪恶的小心思,以后找个机会把她绑起来,尽情

享受她的嫩脚丫,哈哈。  我正想继续抚摸小青的小腿。她却坐起来,拍怕我的脸蛋说:「好啦,小姨

要洗澡了,去帮小姨调好水温吧。」

  这是我苦苦争取来的权利——服侍她洗澡或者上厕所。她说我都偷拍了她这

么多的裸体了,干脆就给我直接看她洗澡算了。  我喜滋滋地跑进厕所,扭开热水器,小心把水温调到刚好38摄氏度,这是

她感觉最舒服的温度。

  小青捧着干净的浴袍走进来了。我连忙跑过去跪下来,伸手替她脱裤子。一

开始她是很习惯的,通常都扭扭捏捏不让我碰她。不过我胜在厚脸皮,对这事儿

有着坚持不懈的大毅力,最终她当然是拗不过我的恬不知耻了,只得任由我毛手

毛脚。  小青的裤子和内内都被脱下了。我痴迷地盯着她的私处:稍稍隆起的阴阜上

稀稀疏疏地铺满了嫩黄色的阴毛,看起来就像婴儿的头发,呈倒立的圆角三角形

;阴毛下是粉嫩的外阴唇,一根杂毛都没有,紧紧闭合着,只可见一条小缝隙,

遮住了里面的迷人风光;整个阴户飘散着淡淡的勾人情欲的气息,那是一种集合

尿臊味、汗香味、白带的酸甜味、若有若无的屎臭味等的混合香气。即使最顶级

的香水师傅也不可能配制出如此妙不可言的香味。

  小青脸蛋有些红润,一手遮着阴户,一手使劲戳我的额头,「臭小子看够了

没呀,这么看着小姨这里,没羞没躁没皮没脸的。」  我很无耻地嘿嘿笑着,「汪汪汪,小姨见过那只小狗有脸皮的了。」

  「哼,不理你了,滚一边去,不准过来。」她说完就把内内套住我的脑袋,

蹲在厕兜上,下体略一用力,浅金色的尿液就喷涌出来,哗啦啦地流进坑里去。  我吧唧吧唧着嘴巴,好不容易才忍住冲过去的冲动。小青坚决禁止我随便喝

她的尿液,更加严禁我碰她的屎。对此,我当然是死缠烂打誓不罢休,她最后被

我缠得不耐烦了,只好答应每天给我一小瓶圣水。但黄金就想都别想了,不论我

如何哀求,她就是当做没听见。

  我蜷缩着身子,跪在一边,可怜巴巴地盯着她的阴户,「让我死了去吧,一

了百了多好哇。」  小青一听就乐了,嘟着嘴巴对我招招手,语气甚是不乐意:「臭小子,过来

吧。」

  我笑了,她很容易心软,偶尔会让我的舌头做她的草纸,替她舔干净小便后

的阴户。当然,她是不准我的舌头探进阴道里的,即使她已被我舔得情欲高涨,

她依然能自控得好好。  我爬到她胯下,伸长着舌头,小心细致地把粘在阴户和大腿周边的尿滴舔吃

干净。即使她为了照顾我的癖好,现在已经每天最少八杯饮料,已经最大程度地

把尿液稀释到半透明的浅金色,但尿液毕竟仍是尿液,最大的味道还是咸和苦,

只是偶尔会惊喜地有一丝丝甜水果的香味。这不是她病了,而是因为她每天都喝

大量果汁而已。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