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美女脚交玉足系列小说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深夜时分,我被玉姐那呜呜的呻吟声吵醒了。

  她还处在快感中,床单早就湿透了,下面是她的yin水弄湿的,上面是我的尿

液搞湿的。不放开她,恐怕我今晚都没法睡了。

  玉姐被松绑了,出奇的没有气恼,反而像是撒娇一样拉着我的胳膊说道:「

小老公真是坏死啦,好变态哦,把人家弄得全身脏兮兮的…」

  我呆了,这小妞真犯贱,好好调教必定是个好女奴,「你不生气啊?」

  玉姐笑颜如花,「当然生气啦,还被你气死了呢。人家不管啦,小老公要把

人家的身子洗干净。」

  洗毛线。我困得直打呵欠,不耐烦地拍开她的手,「自己洗吧,大爷我要睡

了。」

  第二天,我是被shejing的快感惊醒的。玉姐跪坐在我胯间,嘴里含着我的jiba

,脑袋还有节奏地上下摇动着。

  玉姐从不抗拒blowjob,jingye也吃得好在行。她咽下我的jingye后,又细心把jiba

舔干净,才抬头看着我说道:「刚刚看见小地抬得老高了,人家就吃一下咯,

嘻嘻。」

  我看看她,没来由就想起一句话,「如果jingye是好吃的,人类早就灭绝了。

  玉姐一听就呵呵直笑,「不好吃啦,味道腥腥的。不过人家还是爱吃小老公

的。」

  「大爷我还有好大一泡尿呢,小玉姐爱吃吗?」

  玉姐想起昨晚的事,顿时就羞红了脸,抓着我的jiba对它骂道:「臭弟弟,

昨晚敢尿在姐姐脸上,不知羞呀。」

  玉姐有时候确实好可爱,不知道她是不是装出来的。我看她不像是想要喝尿

的样子,于是翻起身来走进厕所。

  玉姐也跟着进来了,蹲在我旁边,绕有兴致地看着我尿尿的样子,还伸出舌

头舔了舔嘴唇。

  见她这样子,我想都不想,抚着jiba移向她的方向,对准她的脸蛋就尿了。

玉姐却没躲开,只是闭着眼睛任由尿液打在脸上,还时不时伸出小舌头舔几下流

到嘴边的尿液。

  我乐了,这妞果真是贱货!倒是可以考虑下把她调教成一条母狗,M女饲育

,哈哈,肯定好好玩。

  这天傍晚,小青又来找我了。我四处瞄瞄,没看见那个高富帅,心里顿时轻

松下来。

  小青知道我的想法,狠狠地捏着我鼻子,嘟着嘴对我说:「臭小子,高兴了

吧。小姨昨晚把他甩了,你满意了吧。」

  我一听就笑了,笑得特别灿烂,这大半个月的郁闷难受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

散。我兴冲冲地拉起她的小手就往校门走去,「啊,太好了,小姨带我回家吧,

今晚要煮大餐啊,好饿呢。」

  小青却让我停下来,伸手摸摸我的脸蛋,又摸摸我的腰间和肚子,感觉我真

的消瘦了一些。于是她就来气了,扯着我的耳朵说道:「臭小子,没吃饭呀,怎

么瘦了这么多,今晚要罚你吃三碗饭。」

  虽然耳朵被扯得发疼,但我却感觉暖融融的,我在她心里占了个好位置。她

为了顾及我的感受,连谈恋爱的权利都放弃了。她以前对我说过,她从小是个孤

儿,幸得干妈干爹收养,在她心中,亲情比其它一切都重要的多。

  「吃饭不管用啊。只不过是因为没有小姨的体液来滋润一下,搞得变瘦了。

  小青的脸蛋立时就红了,「真是狗嘴长不出象牙啊,臭小子!」

  刚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的就跪下来,脑袋埋在她的尻间,她的体香味真是

想死我了。

  小青可能也想念我的口舌侍奉了,主动脱下裤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笑着

说道:「嘻嘻,先把我家小狗狗喂饱啦。」

  我掰开她的外阴唇,遮住阴道口的处女膜不见了,只留下几块不规则的薄膜

还粘在原先的位置。我一时走神,惋惜着小青的初夜,那时我像是野兽一样,根

本就没好好体验破处的快乐。

  小青对此却不是很在意,只略有不满地埋怨我:「臭小子,把小姨的初夜抢

走了,美死你了吧。你不知道小姨那时候有多痛呀,痛了两天两夜的。你说这个

帐应该怎么算吧?」

  「恩…那,那就罚我一辈子都吃小姨的屄好了吧。」

  小青被气乐了,「臭小子你能有点出息么,吃什么不好,非要吃那里呀,还

想吃几十年呢。以后小姨老了,变成老太婆了,叫你吃你都不愿吃了。」

  「不愿吃都得吃,所以才叫做惩罚嘛!」

  小青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恩…好像也说得对。」不过她刚说完就意识

到不对劲,又扯着我耳朵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吃你个死猪头啊。这

是哪门子的惩罚,还不美死你呀。小姨要认真想个法子好好惩罚你才行。」

  哪容得她去认真想法子,我开工了,含着小阴唇就是一顿吸食。

  小青才刚说了句「臭小子,小姨还没准备好呢」,就没了声音,只晓得啊啊

乱叫。

  我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于是停下嘴上的动作,抬头问小青:「小姨

有没跟那男的上过床?接过吻?」

  这时的小青只差一点点就达到高潮了,源源不断的快感这时却后继无力,立

马就不乐意了,「臭…臭小子,继续啊,等会再说…」

  这个问题对我实在太重要了,岂容再等,于是我干脆不舔了,只盯着她看,

「小姨不说,我就不干了!」

  小青不上不下的样子有些难堪,潮红的脸蛋很jing彩,却没办法,只好说道:

「没上过床啦!只不过有吻过一次…」

  「是舌吻吗?交换了口水吗?」

  小青狠狠地掐着我的鼻子,「你猪头呀!还舌吻呢,还交换口水呢,只是碰

了一下嘴唇啦!你这臭小子天天都要吃小姨的口水,这都不准吃那又不准吃,小

姨如果真吃了他的口水,还不气死你呀!」

  我感动了,双眼痴迷地看着她,原来她一直都念着我啊,即使谈恋爱时都还

念着我的感受,太幸福了。

  小青笑了,也不掐我的鼻子了,轻轻地抚着我的脸蛋说道:「小宁心里好喜

欢小姨吧,小姨都知道的。虽然小姨对着你这臭小子谈不上爱情,但我们有亲情

呀,这个比其它都重要得多。如果只能选其中一个,小姨一定会选你的。」

  「小姨你对我真好。」

  小青一时唉声叹气地戳着我的额头,一时又呵呵笑着说:「好个屁呀,谁让

你这臭小子是我的小侄子呢。想来想去啊,小姨上辈子肯定辜负过你,你这辈子

回来寻仇了。」

  「不对啊,我是小姨的奴隶呢,应该是小姨寻我的仇才对啊。」

  小青笑呵呵把我脑袋按向自己的私处,「小奴隶,好好舔本小姐的小穴,今

晚不舔到本小姐高潮十八次,你就死在下面吧。」 此后几天,玉姐都来找我,她扭扭捏捏地表示了对性虐的快感念念不忘。

  我心里无时无刻都念着小青,对玉姐是完全提不起兴致,于是跟她说分手。

哪知她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就是不愿分手。

  日她妹的,我一气之气就决定以后都无视她了,把她当空气处理。

  晚上,回到家时,小青已经正在厨房里煮饭了。我喜滋滋地走到她脚边,汪

汪吠了两声。

  小青笑着说:「呵呵,我家小狗狗回来啦,是不是又口渴了呀?」

  我抬起头对她张大嘴巴。她鼓动几下腮帮子就低头对着我的嘴巴吐了一大口

甜滋滋的口水,吐完又替我抹了抹嘴角,「好啦,快出去,不准再进来了哦。」

  吃晚饭时,小青盯着我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她才开口

说道:「小宁你是不是谈了个小女友啦?」

  日,她从哪里听来的,「没有的事儿,小姨听谁乱嚼嘴皮子了?」

  小青一听就来气了,使劲扯着我耳朵骂道:「臭小子,对小姨还不老实呢!

今天小姨遇到你那个小女友了,叫玉姐是吧,我们还聊了好久呢。小姨觉得她挺

好的呀,人又长的好看。」

  草他妹的,玉姐那骚货竟不死心,还打上家长牌了。我只好实话实说:「我

和她早就分手了,我不喜欢她的。」

  小青盯着我的眼睛,试图看出我有没说谎。这次我倒是坦荡荡地与她对视,

因为我确实没说假话啊。

  小青奇怪地问道:「是么?她说你们深爱着对方,爱得死去活来哦。」

  「那妞净瞎说,反正我是一点都不喜欢她。」

  小青也不知哪来的同情心,狠狠地掐我腰间的嫩肉骂道:「这么说,臭小子

你就是耍弄人家的感情,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太过分了!」

  我无语了,搓着腰间的嫩肉说道:「那时候小姨你不理我啊,我心里难受就

找她玩玩了。」

  小青真的生气了,双手叉在腰间,大眼美美地瞪着我,看起来气势汹汹的样

子,「你糟蹋完人家这么个好姑娘,现在玩腻了,就全都赖上小姨是么,小姨好

欺负是么。」

  我吓了一跳,立即跪下来扑到她胯下,搂着她的屁股,努力挤出眼泪鼻涕,

装着抽泣的模样说道:「小姨,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小姨别生气啊,我好怕

。」

  哈哈,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她会变身小恶魔,我也晓得装模作样。她

一看见我挤出了眼泪,立时就软了,无奈地扶起我坐回凳子上,说:「算啦算啦

,小姨不生气了。不过你明天要找她说清楚哦,要请求她的原谅,知道了么。」

  说毛线的清楚,求她妹的原谅,玉姐那妞就一无耻的贱货。虽然我也一样是

贱货,但我起码没有无耻到死缠烂打,不会打同情牌。上次小青不理我,我只是

默默离开,并没有缠着她啊。

  第二天,我翘课了,把玉姐约出来开房。这次我决定不客气了,要好好玩弄

她,玩到她怕了我,以后见着我都退避三舍。

  我坐在床上,冷冷地对她说:「脱光了,跪下来,舔大爷我的脚趾,求大爷

玩弄你。」

  玉姐应该没了解过虐恋,她一听就愣了,脸色红红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做。

  我二话不说就给了两个大巴掌,骂道:「骚货!」

  玉姐被打苦了,抚着脸蛋梨花带雨地看着我,「好老公你怎么啦,为什么要

这样对我。」

  「我不喜欢你,一点好感都没有。你不是不想分手吗,我就让你知道,我就

是个变态,不爱玩就滚远点。以后别再找我,更加不准骚扰我小姨。」

  玉姐哭着跪坐下来,趴在我大腿上,幽幽地说道:「人家知道你喜欢的是你

家的小姨,对不对。但你们不能结婚的,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小青名义上确实是我的长辈,而且她确实不爱我,更别说嫁给我了。被玉姐

提起这桩伤心事,我生气了,一手扯着她的头发,一手狠狠地甩她大巴掌,「臭

婊子,我的事你也配议论,抽死你抽死你。」

  玉姐被我打懵了,脸蛋都肿了还不知躲避。

  我打得手掌发疼,一把把她按在床上,接着扯掉她的衣服,取来两个大号假

下体就插进她阴户里和屁眼里。

  玉姐下体发疼,回过神来想要挣扎反抗,却又被我立即用绳索绑住,只好骂

骂咧咧地说道:「死变态,死猪头,放开老娘,老娘跟你拼了。」

  她现在才晓得后悔,已经迟了。我不想听她废话,于是特地挑了个大号的口

球塞住她嘴巴。

  假下体都是电动的好货,我一按动开关,玉姐就爽得迷迷糊糊了。

  我还不满意,拿出新买的乳房夹具夹住她的两个大奶子。这夹具就是两根可

以移动的棍子,可以夹在乳房根部,再慢慢收紧,把整个乳房都夹成矩形。玉姐

的奶子挺大的,小青与她比起来,就像是贫乳一样。

  玉姐又爽又痛,口球塞住了嘴巴,唾液汩汩地流着,只能呜呜乱叫。我看着

她的模样,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地笑了。

  玉姐高潮过后,慢慢地静下来了,不过体液还是一个劲地流着。

  包里还有灌肠的工具。平时我有些便秘,本来是买来自用的,让小青帮我灌

肠清清肠胃。现在就先拿她试试效果如何。

  我取出那个灌肠用的大针筒,往里面灌满灌肠液。灌肠液是符合卫生标准,

倒也不怕感染什么的。玉姐看见我鼓捣着的家伙,顿时惊恐得剧烈挣扎起来,绳

索都差点被挣断。

  我哪管她惊不惊恐不恐,走过去拔掉她屁眼的假下体,就把针筒前端插了进

去,接着慢慢向前推进活塞,把灌肠液都灌注进去之后,再把假下体插上,防止

液体倒流。灌肠需要时间,是一个过程,当她实在忍不住了,就会把肛塞逼出来

,里面的屎和液体就会如喷泉一样喷涌出来。

  其实合理的灌肠是很舒服很爽的。玉姐被灌了之后,之前的惊恐没了,反而

还很尽情地享受其快感。

  这时我也勃起了,于是拔掉她阴户的假下体,扶着自己的jiba就插了进去。

她的阴户虽然刚被大号下体插过,不过胜在收缩力强悍。我刚插进去,就被她阴

道紧紧地裹住,爽得我想大声呻吟。

  我猛烈地啪啪啪了几分钟后,就忍不住she了。日,次次都只有几分钟,会不

会是早泄呢。我当然不甘心就此结束,继续呆在阴户里感受其温热和蠕动,很快

就又硬起来了。

  这次啪啪啪的过程倒是持久了好多,直到我累得不想动了,才放开jing关,尽

情地she在里面。

  很不巧,玉姐这次被jingye的灼热感刺激,也高潮了,同时屁眼的假下体也被

逼了出来,黄澄澄的流体状屎液呼啦啦地喷了出来。

  我还趴在她身上,屎液当然也溅到我身上了,使我一阵作呕的恶心。

  我立即翻起身,看着她喷屎的样子,她是仰卧在床上的,屎液全都喷到屁股

下,喷到床单时又再高高溅起,而这时尿道也汩汩地流出尿液来了,整张床单都

是黄澄澄的屎尿,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但她却是一副极度满足的神情,眼神迷

离,嘴里呜呜呻吟,怕是快要爽死了去了吧。

  今天玩到这里差不多了。我忍着反胃的干呕感,替她解下绳子,然后就不管

她了,去厕所清洗一番就自顾自离开了。

  想必今天之后,玉姐应该知怕了吧,再也不会找我了吧。  家里。吃过晚饭后,我对小青说:「小姨,我都好几天没大便了,憋着憋着

老难受了。」

  小青知道我一向都有些便秘,这时听我这么一说,就使劲扯着我的耳朵骂道

:「臭小子,平时叫你多吃蔬菜,就是不听,拉不出憋死你就最好了。是不是要

小姨帮你抠出来呀?」

  「抠出来?好恶心啊,小姨愿意呀?」

  小青扯着我耳朵,这时变扯为扭,立时疼得我呲牙咧嘴,「哼,你臭小子也

知道恶心呀!恶心也要抠了,难道叫小姨看着你憋死了去么。」

  我立即就把灌肠的想法抛弃了。哈哈,被小青抠菊花,哇操,想想都觉得美

妙,小姨主人请尽情玩弄小奴的屁眼吧。

  小青扯着我的耳朵把我拖进厕所里,说话的语气甚是不满:「快脱掉裤子呐

!真是的,以后再不吃蔬菜就抽你,臭小子听到了没。」

  我在小青面前脱得一丝不挂,jiba刚暴露出来就昂首挺胸的,看得小青脸上

有些红晕地啐道:「每次见着这小下体都是硬硬的,臭小子是不是时时都意yin小

姨啊。」即使她几乎每天都为我footjob,不过每次初见勃起的jiba还是有些羞红。

  「都怪小姨太漂亮太性感了,它见着小姨不硬的话,那就是病了。」我四肢

着地的跪趴好,向小青露出屁眼。

  「嘻嘻,便秘也是病呀。」小青蹲下来,掰开我的屁眼瞧了瞧,伸着手指就

想探进去。

  我吓了一跳,连忙收紧屁股,「不可以直接就插进去啊,会痛死人的啊。小

姨先要加点润滑剂才行的。」

  「啊?原来屁眼不能自动分泌润滑剂啊?」

  我无语了,究竟她是真可爱还是假傻啊。我想了想,抠菊花时必须时时添加

润滑液才行的,最可行的就是用她的口水。于是我翻过身,换了个姿势,仰卧在

地上,双腿叉开,臀部稍微向上抬起一点,好让屁眼露出来。

  小青蹲在我前面,掰开我的两瓣屁股,往屁眼里吐了些口水,待口水都流进

屁眼里了,又继续吐了些,这时才把手指慢慢摸进去,「口水够不够呀,小姨要

插进去了哦,觉得疼就出声啊?」

  口水流进去时,很舒服,但是她手指刚刚摸到屁眼处,我就像触电一样,很

本能就紧缩了屁眼。

  小青试了几次,就是插不进去,于是来气了,气呼呼地骂道:「臭小子,干

嘛呀,不让进去怎么抠啊。」

  我也无奈啊,「那个是本能反应啊小姨!对了,小姨不要戴个手套吗?」

  「戴你个猪头啊,戴着手套万一分不清那个是大便哪个是肉,那还不抠死你

呀臭小子。现在怎么办啊,你屁眼老缩着,插不进去啊。」

  我咬咬牙说道:「小姨用力吧,就像强尖那样,强暴我的屁眼好了。」

  小青一听到「强尖」,脸上就红了,她想起那晚我强尖了她的事儿了。没一

会,她却笑了,「臭小子,报应来咯,嘿嘿,这次本小姐就要强尖你的屁眼啦。

  让小青的报复来得更猛烈些吧。我闭起眼,等待被爆菊的快感到来。

  只听见下体传来「噗」的一声,我疼得立即瞪大双眼,眼泪都飙了两滴,同

时张大嘴「啊」的一声大喊,连冷汗都冒出来了。

  小青也吓了一跳,「怎么了小宁,好疼么?」

  「有一点儿。」我强作镇定,日妹的,怎么没人告诉我第一次爆菊竟会这么

疼,肏奶奶啊。「小姨继续吧。恩…多吐些口水做润滑啊好小姨。」

  小青心疼我,手指的动作变得很轻柔,一边往里面吐口水,还一边说道:「

叫你不吃蔬菜,哼哼,就该疼死死你臭小子。还疼不疼呀?」

  「哪会不疼啊。好小姨抽下插下吧,就像zuoai那样,那我就爽了。」

  小青用另一只手狠狠地拍了我屁股一下,「还抽下插下呢,还zuoai呢,臭小

子,现在帮你抠大便啊,你以为享受呀。」

  「真的好疼啊啊啊小姨,好小姨,让我爽一下吧,小姨忍心让我疼死了去啊

?」

  小青又心软了,手指开始缓缓地动起来,上上下下的节奏终于让我产生快感

。这时,jiba也发红发紫,随着她的动作在轻轻地一抖一抖的,而且有些乳白色

液体从马眼流出,估计是前列腺液。肛交会使人达到前列腺高潮,区别于下体高

潮。

  小青也看见我的jiba了,奇怪地问:「你的臭下体shejing啦?」

  「不是shejing啊,那是前列腺液吧,书上说男同志肛交都会流出这种东西。好

小姨,再加一个手指头好不好,插深点插快点好不好。」

  小青无奈地照我说话去做了,只是很不满地哼道:「真是的,抠大便都变成

肛交了。臭小子爽死你了吧。」

  小青并着两个手指在屁眼里抽插着,时快时慢的,爽得我直呻吟,yin靡的叫

声听得她都快受不了了。

  不过一阵子,我she了,jingye向上she了两米高,还有些粘在天花板上。she的太

强烈了,感觉蛋蛋都要随着jingye被she出来,爽死了,比阴道zuoai还要舒服得多。

  小青见我爽完后就软软的没了反应,于是开始帮我抠大便,抠了半天却什么

都没有抠出来,只是手指上粘了不少屎渍。

  估计刚刚快感太剧烈了,大便都缩得更深了吧。「好小姨,我包里有个灌肠

用得大针筒,我们还是玩灌肠好了。」

  小青一听就来气了,狠狠地拍了我屁股好几下,「臭小子一早就想灌肠是不

是呀,还要小姨抠啊抠的,耍小姨是不是!」

  我装着可怜的样子说道:「大便都满满的,塞得屁股好疼啊。小姨快帮帮我

吧。」

  小青总是见不得我装可怜,站起来踢踢我的屁股说道:「好啦好啦,就知道

装模作样。」说着就走出去把工具拿进来了。

  小青拿着大针筒问我:「是不是要装水呀?」

  日!这时候我才想起,灌肠液都用在玉姐屁眼里了。妹的,那可是我特意买

的治疗便秘的药用灌肠液啊,真是白瞎了。

  「不能用自来水的。还是用小姨的尿尿就最好了。」

  「臭小子就知道瞎说是么,小姨也知道灌肠要用洁净的灌肠液的。」

  我嘿嘿笑着说:「小姨忘了啊,我那篇论文都证明过了,新鲜的尿液对人体

来说,就是最洁净最无害的了。」

  这是事实,我当然不会因为变态就拿身体开玩笑。健康人的新鲜尿液对于人

体来说,比自来水还要干净的多。当然,在空气中放置过一段时间的尿液则不一

样了,它会因为氧化分解而变质。

  小青把裤子和内内脱了,露出jing致的阴户,把尿液尿在针筒里面。接着,就

小心把针筒前端插进我屁眼,慢慢推动活塞,把尿液都灌进屁眼里。

  温热的尿尿流进屁眼,感觉痒痒的。但随着尿液越来越多,我开始有种说不

清的快感,伴随而来的的便意也越发强烈。

  尿液全都注入肠道之后,我又让小青把两个手指头插进来当做肛塞。

  肚子里像是有草泥马在奔腾而过,发出咕噜噜的响声。我学着黄片里的灌完

肠的女优那样子,抚着肚子哎呀呀的轻声乱叫,尽量使声音听得更yin靡一些。可

能黄片的女优注入太多液体才会疼得受不了,反正我就是装的。

  小青没看过这类的黄片,以为我疼得受不了了,连忙抚着我肚子问道:「怎

么了,好疼吗,要不去医院吧。」

  虽然肚子确实不太舒服,但远远没到疼得受不了的程度,反而感觉好舒服,

快感一波强过一波的汹汹袭来。

  我笑着睡说:「没事没事,再等一会就能喷出来了,呵呵。好小姨,再轻轻

插几下吧,越爽就越容易喷出来的。」

  小青一边缓缓地抽插着,一边嘟着嘴骂道:「臭小子就知道爽是吧,以后小

姨都不干这个了,哼,管你憋死了去。」

  我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喊道:「小姨快走开!」小青才把手指头抽出来,就

被屁眼里喷出来的屎液溅了一身都是,顿时就把她吓呆了。

  幸好喷了没多少,屎液就不喷了,改而慢慢流出来。太爽了,我软软地躺在

地上,使不出一丝力气,任由屎液汩汩地流出来,流到一地都是黄澄澄的,恶心

极了。

  小青被喷了一身的屎液,干呕了几声才回过神,却没立即走开,反而是忍着

恶心把满身都是屎渍的我扶起来,扶着我蹲在厕兜上。

  十几分钟之后,我屁眼终于不再流出屎液了。这段时间小青一直都扶着我,

防止我因为没力气而掉到厕坑里了。这时她见我拉完了,才把我放在干净的位置

上,接着才开始打扫卫生和清洗自己的身子。

  她对我也太好了点吧。我搞到满身是屎,她都还不嫌弃。我感动了,爬到她

脚边搂着她的小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小青拿着花洒头,一边帮我清洗身上的屎渍,一边骂道:「臭小子真是恶心

死了,搞到到处都是黄澄澄臭蹦蹦的。」

  我看见小青衣服上也有一些屎渍,「小姨也一起洗啊,看你衣服上面也粘了

一些呢。」

 几天后的傍晚。我回到家,正想去找小青要口水吃,却看见玉姐大模大样地

坐在沙发上。

  卧槽!那次虐过她之后,她貌似是爱上性虐了,天天都找我求复合。我一直

都没理过她,完全把她当做空气处理。想不到这贱货竟然找上门了。

  玉姐一见是我,对我露出甜甜的笑容,还说道:「小宁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人家都想你啦。还在生我的气吗?」

  操她妹妹的!我一听就气得发晕了,正要发作时,小青却从厨房走出来,来

到我面前捏着我的鼻子说道:「你们吵架啦?男孩子要温柔点才行哦,不准对小

玉姐粗粗鲁鲁的,听到没?」

  日!玉姐那贱货贱出境界来了。我连忙解释说:「不是吵架!我和她早就完

全没干系了!小姨干嘛让她进我们家啊?」

  小青还没说话,那玉姐就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眼里挤出泪水,哭哭啼啼地

说道:「好小宁,我知错了,不要不理我好不好,别生气了啊,最多以后都全听

你的还不行么。」

  玉姐这个伤心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估计凭她这高超的演技,想在表演

行业混饭吃绝对没问题的。虽然我也常常装可怜,但与玉姐比起来,真是惭愧得

想去死。

  即使她装的再像,我也不可能对她产生一丁点同情的,反而让我对她更嫌恶

。我实在受不了了她的虚伪,抬脚就把她狠狠地踹到地上。

  玉姐躺在地上不起来了,貌似很疼的样子,抚着小肚子直哼哼,就不知道她

这模样会不会又是装出来的。我踹她的时候,已经注意力道,与其说是踹,还不

如说是推,我的鞋子是贴着她的小肚子时才发力把她推倒的。

  玉姐的演技很jing湛,足以骗过小青了。小青见我这么粗鲁对玉姐,顿时就生

气了,抬手就甩了我一巴掌。

  我抚着脸蛋,看着小青慢慢扶起地上的玉姐,这一下被打得太冤了。小青极

少打我,上次打我还是因为我把她强尖了。我看向玉姐的眼神变了,由愤怒变成

冷漠,这种贱婊子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小青太善良了,又不够聪明,很容易就被人利用,就像现在这个情况。真替

她担心啊,如果将来遇到坏人,我又不在她身边,那什么结果都是可能的,毕竟

现在社会风气太差了。

  这个时候,我心下做了个伟大的决定,一定要想尽办法把小青一辈子都拴在

身边,尽管她不爱我,我也不会放开她,要娶她做老婆。什么伦理道德都见鬼去

吧。

  小青把玉姐扶到沙发上,:「肚子要紧吗?还疼不疼?要不我们上医院去检

查下?」

  这时,玉姐呵呵笑着说道:「没事的,歇了一会,现在好多啦。小宁也没用

力啊,别怪他了。都怪我先惹他生气的。」

  玉姐明知道她这么做,只会更惹我生厌,这么做究竟为了啥?她是低估了我

对小青的感情?还是高估了自己?

  小青突然对我喊道:「臭小子,过来陪着小玉姐。小姨还要煮饭呢。」

  我坐在玉姐对面,冷冷地看着她。她却笑眯眯地看着我,轻声说道:「好老

公,人家真的好喜欢你耶,就算你好变态人家还是这么喜欢你哦。」

  我顿时一阵恶心,不就是个爱被虐的贱货么,别跟我说喜欢不喜欢的行不啊

,求你了。

  吃过晚饭,小青要我送玉姐回去学校。我本不愿意,出门转过街口就到学校

了,这妹的几百米路程还有送毛线的必要啊。不过被她扯着扭着耳朵大谈绅士风

度之后,我认命了。

  校园里林荫蔽道,夜里就更显幽静了。我坐在路边的长凳上,玉姐很主动就

跪下来为我含jiba。她的口技确实很不错,才没两分钟我就she了。

  她咽下jingye后,趴在我大腿上,「小宁,我想我已经爱上虐恋了。那天之后

我时时都念着被你玩弄,真的好舒服好爽。求求你小宁别离开我好么?」

  「路边全是人,随便找个都可以虐死你,干嘛非要找我。」

  「人家喜欢你嘛!人家只喜欢被你玩儿,一想到你,人家下面就湿湿的啦…

  这贱货,我真服了,「贱婊子!大爷我没时间陪你玩!」

  「人家愿意做你的贱婊子,真的,做母狗都可以,就像网上说的那种,以后

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小宁。」

  其实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她都说到这份上了,我确实有些心动。但心动

归心动,我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陪着我家小青,哪有时间管她,终于还是狠下心

拒绝:「不好。我对你真的没兴趣,你找别人玩儿吧。」

  这时,玉姐突然笑了,笑得好贱好奸,「你好喜欢小青阿姨吧。我看啊,小

青她好单纯哦,呃…怎么说呢…单纯得有点儿…反正就是很容易受骗啦,一点心

思都没有的。估计啊,只要我略施手段,像你对我那样对待她,你说她会不会也

变成受虐狂呢。呵呵。」

  玉姐说得没错,小青太单纯了,如果对她施点手段,她很可能真的会变成受

虐狂。小青受虐的画面,我想一想都毛骨悚然,对我来说绝对是最恐怖的噩梦。

  我突然对阴险的玉姐的动了杀心,恨不得一jiba就插死她。但杀心归杀心,

如果真把她杀了,说不得我就要在监狱里过完下辈子了。

  我回到家里,看见小青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走过去趴在她的裆部,心里

确实担忧刚刚玉姐所说的。

  小青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以为我还在生她的气,「小宁怎么啦,是不是小

姨刚刚打过你,还在生气呀?」

  「是啊,小姨竟然为了那个贱婊子打我,我好伤心啊。」

  小青捏着我鼻子,「臭小子,怎么可以骂小玉姐是婊子呀,就算你想分手也

要客客气气的嘛。」

  我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算了,「那个玉姐就是个表态的受虐狂,她死活都

要我虐待她啊。小姨也知道我这么好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喜欢那种东西呢,是不

是。」

  小青乐了,大眼都笑成新月形,「是呀是呀,我家小宁不喜欢性虐待别人家

的好姑娘,就喜欢强逼自己家的小姨虐待他自己哦。呵呵。不过小玉姐真的喜欢

那样子吗?小姨怎么没看出来呀?」

  我有些无奈,她脑子里少了好几根筋呢,哪能看得出来,「玉姐太犯贱了。

我不理她了,她还找上门,找小姨博同情,真讨厌。」

  小青又捏住我的鼻子,笑着说道:「臭小子别说她啦,你不也是个小贱货么

,真不明白你们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如果我们家再多一个小贱货,小姨喜欢吗?」

  「怎么啦,小玉姐不会也想学你这样子吧?小姨天天服侍你一个小贱货都够

累的了。」

  「她想碰我家小姨,想都别想了,小姨只可以做我一个的女主人!」

  「毛线的主人呀,小姨哪里像是女主人啦,天天都要服侍你呢臭小子。你们

的事儿,小姨就不管了,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当做看不见算了。」

 今天,从日本来的快件到了。我打开一看,激动得对那岛国yin民表达了十二

万分的感激之情。

  这是个jing致的假下体皮裤!采用当下最流行的3D打印技术,与人体细胞结

构一致的物料,亦即是可以随触感时大时小,还内置小型发热器,可调节温度,

触感与真jiba毫无两样。而且,它还能手动添加乳液,在需要时即可模拟shejing。

最重要的是,皮裤穿在人体时,能自动适应穿戴者的肤色而调节色泽外观,不细

看根本看不出这竟是一条下体皮裤。还有,皮裤里有一个插进穿戴者的阴户里的

振动蛋,可以随穿戴者的动作而颤动。这皮裤太完美了,简直就是虐恋神器。

  小青一见到这皮裤,脸蛋就羞得通红,扯着我耳朵啐道:「这都什么乱七八

糟的呀,我不干啦!」

  自从上次抠过菊花之后,我就对这快感念念不忘,恨不得让小青把整个拳头

都伸进我屁眼里面。不过她总是扭扭捏捏的不肯玩,最后见我挤出眼泪了才不情

不愿地插几下。

  这次我也挤出眼泪了,跪在她脚下,死死抱着她的两条小腿,死活不肯放手

  小青开始时很倔强,被我抱着双腿动不了,就站在那里与我僵持了差不多半

个小时。她自觉拗不过我的无耻,才很无奈地说道:「算啦算啦,小姨真是怕了

你了,帮我穿上吧。不过先告诉你哦,哼,这次小姨不客气的,弄疼了也不准瞎

叫,知道没?!」

  我欢喜了,嘿嘿笑着:「小姨真好,小姨是世界上最好的女生了啊。」

  小青嘟着嘴,「都被你这臭小子欺负死了,还好个屁呀。」

  她穿上之后,皮裤慢慢变得如她皮肤那样的白皙,一眼看上去,果然如真的

一样。我忍不住赞叹:「小姨的大jiba好吓人哦,人家的小穴都湿了啊。」

  小青被逗乐了,捏着我鼻子说道:「说什么呢小娘子,要叫好老公哦,不然

就不让你爽哦。」

  哇操,她太配合了。「好老公,奴家好想吃你的大jiba啊。」

  我伸出舌头舔假下体,又张嘴把它含下去,没有难闻的塑胶味,而是一种正

常人体的肉味。岛国出品的jing品,果然不同凡响。

  假下体在我的嘴里慢慢涨大了,大概与我自己的jiba尺寸差不多,顶着喉咙

顶得有些干呕。这时它she了,粘稠的乳液呛得好一阵面红耳赤。

  小青乐得呵呵直笑,「原来这么好玩呀,嘻嘻。小娘子,你老公的jing子好吃

不好吃呀?」

  「太好吃了。好老公,插奴家的小穴吧,奴家想要大柔邦。」

  「好呀,转过去,你老公要操你的小yin穴。」

  我转过身,张大双腿向小青露出屁眼,「好老公要温柔些啊,奴家好怕疼的

。」

  小青虽然刚刚才说过「不客气」,到头来还是怕弄疼我,很耐心地往屁眼里

吐了好多口水,又先把手指头探进去抽插几下,做好润滑之后才说道:「要开始

啦,小娘子。疼就出声哦。」

  假下体比起手指头粗壮太多了。小青才刚用力想要挤进去,我就疼得大喊大

叫,冷汗都冒出来了。哇操,爆菊还真不是人人都能享受的。

  现在才挤进半个龟头而已。小青停下来,「怎么啦,好疼啊?要不还是算啦

,小宁别玩这个好么,最多小姨以后都用手指玩啦,好不好,你爱什么时候玩都

行,好不好?」

  我定下神,心想绝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玩虐恋的,哪会不爆菊的,女王爆男

奴的菊花是sm的jing粹啊!小青的处女膜都被我夺走了,我的处男菊也要献给她

,我一直都很崇拜她,要一辈子都做她的狗奴,还要做她的老公,也要做她的老

婆…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