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足恋踩踏论坛文学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1

我老婆是个勤奋老实的女子,读书不错。考大学时成绩优异被一所贵族高校以资助奖学金的方式录取。当时老婆家里经济情况比较差,正是看中了这个奖学金,于是就选择了这所学校。来到学校发现里面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是来自富人家。她经常因为这种情况而自卑。也有一些坏坏的女生觉得老婆家里没地位,没势力好欺负,经常找她的茬。

直到她遇见了纹。纹很有魅力,在同学中的地位也比较高。当了纹的“朋友”后,再没人会欺负她了。纹还经常给她些这个那个的。老婆为了表示感谢,平时就帮着纹干点活跑跑腿。这几年就是这样过的。纹的寝室我老婆帮忙收拾,衣服我老婆帮忙洗,甚至有时候论文都由我老婆负责。直到他们毕业。由于家境的不同,两人还是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第二部分 女王到来

大约是四年前,我老婆突然接到纹的电话,电话那头纹泣不成声,说着自己失败的婚姻。原来纹毕业后嫁给了一个富翁,结果婚姻生活几年后频临崩溃。她有机会从离婚中得到一大笔钱,但是富翁没这么容易让她得逞。离婚案一直拖着。毕业后纹就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也没怎么工作过,自己也没什么经济来源。于是她想到我老婆,希望能来我家对付一段时间。我老婆听到自己曾经的恩人有求于自己,很开心。觉得是很有面子的一件事情。

一个有点闷热的夏天的傍晚,纹来到了我们家。我老婆这几年没少在我面前谈起她,说她如何如何有魅力等等。不过见了她之后,依然让我眼前一亮,差点张了嘴说不出话来。几年的富裕悠闲的生活让她显得更加美丽,优雅,高贵。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和她打招呼了,感觉有点灵魂出窍。给她开门后,她也没怎么离我,径自走进客厅。我闻着她身上香水的味道让我几乎窒息。我很爱我的老婆,但是这次我真的感觉有点灵魂出轨了

纹是打车来到的,示意我去料理一下。我跑去付了钱,把她的箱子拎了进来。我回到房子里看见她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屋子,眼神中难免有些鄙夷。我知道我们的小屋子和她以前一直住的房子肯定不能相提并论。看着我拎着箱子进来,她也没有帮我。我没有责怪她的意思,甚至有点为我们只能提供这样的条件给她感到羞愧。

纹多少还有点脆弱,因为离婚的事情。所以我们尽量避免谈这些话题,处处顾及着她,让她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们让她住在主卧,自己则搬去客卧。我老婆又像读书时一样,给她洗衣服,熨衣服。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这些她自己也确实干不来。这几年也都有人伺候的。我老婆倒也乐意帮忙。见着她是如此一个美女,我当然也是骨头发软。

某一天早上,我最早起来,惊奇的发现纹的房间门口放着她的皮鞋。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让我们给她擦干净。这女子还真是享受惯了,五星级宾馆也没用这样的待遇。我们倒也没抱怨什么,就给她擦了。我想她这么多年肯定没干过这样的低下的活。从此我们经常早上起来看见她门口放着鞋子,有时还不只艺一双,而且双双精贵,应该都是名牌。她很喜欢优雅的,高跟的凉鞋或者靴子。有一天居然门口放了五双鞋子,我很吃惊她是否一天中会需要穿这么多。每次给她擦这些性感的鞋子的时候,我总觉得自己有点隐隐的悸动。她们确实很好的衬托出了纹的高贵,迷人。于是擦鞋的事情都变成了我每天的任务,现在我每天会早起一个小时,来给纹擦拭她的皮鞋。

就这样过了几个礼拜,纹还没用离开的意思。也许你会说她在利用我们好心和好客。不过我们觉得纹自小到大都是这样生活的,都有人伺候着,自己也没怎么做过这些事情。现在她需要我们来帮她做这些,我和老婆也都挺乐意,虽然目的和原因可能各不相同。她是我老婆的偶像,我老婆大学时就很崇拜她,这几年也经常和我聊起她。我则完全被她迷住了,但是我没用准备越雷池半步。我也没准事态会如何发展。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发现纹躺在我们家摇椅上面休息,我老婆跪在椅子前面,给纹捏脚,她脚上居然还穿着丝袜!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和感到羞辱的是纹的另一只脚居然放在我老婆的肩膀上,像放在一个搁脚蹬上一样自然。我老婆毫无怨言,用心用力的给她的“朋友”按摩着双脚,看见我回来了也只是羞涩一笑。我们都没说话,倒是纹开口了。说自己如何如何累。我觉得很难理解,我们整天忙东忙西,伺候她,还得上班。她什么都不用做。居然还要我老婆给她捏脚,还要用她的肩膀做搁脚蹬。我想我老婆肯定也是刚下班。平时下班后她都会躺着看半小时电视再准备晚饭的。而现在却被纹当做凳子一样放脚。纹看起来完全不关心我老婆难不难受,她的脚有地方放比什么都重要。

纹喜欢晚睡,然后早上又要我们给她准备好早餐。周末我们在家的时候,还得给她送到床上吃。她准备了一个小铃铛,摇摇铃,我们就给她把早餐端过去。有时候她懒得起来,要看什么杂志啊,喝口水啊也会摇铃。吃完后,我会伺候她放洗澡水,我老婆则给她穿上睡袍。她现在也越来越对我们不客气了。对我们说话的语气越来越像命令,还充满了抱怨,这个不如她意,那个不够好什么的。比如说:

“这双鞋子没刷干净,再给我弄弄。这样子我根本没法穿出去”

“今天帮我把床单换了,我昨晚睡觉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咖啡太淡了,给我重新冲一杯,这次一定要浓一点”

说实话我们夫妻两都很希望纹在我们家呆的愉快,所以很在意她是否满意我们提供的服务。此外她还掌控着客厅的电视,我们只能跟在她后面看。

一两个月了纹还是没有收入,于是我们变成还得帮她买这个买那个。一开始还是些小东西,像时装杂志啊,化妆品啊,丝袜什么的。渐渐地连鞋子衣服也由我们掏钱了。由于我们两都“爱着”我们这位朋友,所以现在在她身上花的钱比我们两加起来还多。因为她的鞋子衣服都要名牌的,高级货,我们完全没这些讲究。即使这样她不但连谢谢都不说,而且还会抱怨我们给她买的东西不够好。确实,我们付不起她以前的那些衣服鞋子了。

不久我发现,闲暇的时候我还得充当纹的私人司机。刚开始可能是接送她去哪里逛个街。后来连约会,看电影都得我接送了。我还得在车里等她,有时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又一次送她去酒吧喝酒,她居然叫我和她一起进去。我乐坏了。结果却是我进去是为了帮她和她的美女朋友们付钱,给她们端酒,拿饮料。伺候她们好几个小时。虽然觉得很羞辱,不过出于对她的“爱”,我也没有抱怨。她的朋友们居然和她一个吊样,傲慢无礼,对我的服务毫不感激,似乎一切都是应该的。甚至还有人让我给她点香烟,离开时穿外套。除了命令我做事情以外,没人对我说过一句话,连谢谢也没用。她们似乎都知道纹带我来就是当免费的小厮的。怎么会有这样一群傲慢,自私,无理的女人聚在一起呢,而且还是朋友。

时光流逝,我们这样奇怪的主奴生活还在继续,只是纹变得越来越难伺候了。有一天我给她做荷包蛋吃,做了四五个才能有一个符合她的要求。对我擦的鞋子她现在也是颇为挑剔。后来干脆每天她穿在脚上让我擦,说是这样可以监督我的工作,知道她满意为止。她喜欢高高的坐在沙发上,让我跪在她面前给她擦鞋,就像摆擦鞋摊的那样。只是没有放脚的架子,而是直接踩在我的大腿上。我有时甚至得用牙刷,才能达到她满意的效果。她高傲的看着我,我则卑微的伺候着她,跪在她的脚下。

我老婆则要负责给她梳头,佩戴收拾。纹的坏脾气渐渐表露出来了。如果头发梳的有点疼啊或者拉扯到了,她二话不说给我老婆几个耳光。我老婆不会为自己疼痛而难过,难过的是让她的“朋友”失望了。挨了打的老婆往往加倍努力。 第三部分 宣誓为奴纹把我们当驴一样使。我们全心全意的伺候着她,她却抱怨越来越多。她的所有要求我们都去满足,除了有些因为经济没法达到。我们越卑贱的干活,她的挑剔越多。我们待她如女王,她则视我们为奴隶。她不但自己用我们,还要在她的朋友面前炫耀。开个party邀请一帮人来,我们要给她们准备一切,还得负责party过程中这些美女的所有要求。虽然这些人和纹一样难以伺候,但是我们毫无怨言,只要这是纹所喜欢的。有一天她却突然对我们说受够了我们,要走了。说我们不好客。我和我老婆都习惯了这种生活,突然要来这么大的改变,都觉得天昏地暗。我们都祈求她留下来,告诉她我们都很“爱”她,很崇拜她。我们没法想象没有她的生活,她现在是我们生活中全部。我们还保证如果她留下,我们就是她的奴隶,想怎么用怎么用。她说这样还不够,要她留下,不是要她来想怎么用我们,而是我们要更主动地想如何伺候好她。

我老婆都要哭出来了。说什么都肯答应她。纹也有点吃惊问你们是不是爱上我了。我们立即表示我们爱她超过一切,甚至超过爱彼此,她才是我们的女王,并在此求她留下来。她终于笑了起来,走到摇椅前面,坐了下来,抬起双脚。说我们得证明我们对她的爱。证明我们肯为她做任何事,只要她留下。证明的方式之一就是舔干净她鞋底的脏东西,并且发誓拼命工作,疯kuang gan活,认真伺候,反正要保证她过富裕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我很虽然有所准备,但对于她能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很吃惊。

你们说过“爱”我的是吗?

我们都表示同意。

“实话对你们说吧,我觉得其实你们很无聊,人很无聊,生活更无聊。要不是你们对我唯命是从,我早离开了。我视你们如贱奴,你们却安然接受。真他妈可悲!”

听到这些话,我们理应站起来扇她两个耳光,不过我们夫妻两都太“爱”她了。在她面前,我们就是贱奴。

她笑了笑,又躺回在摇椅上,抬起双脚,脚上穿着性感的高跟鞋。“现在,可以开始给我清理鞋底了,用你们的舌头!”我和老婆都立马膝行至她脚前,各自用双手托起一只脚,开始用舌头扫过鞋底。鞋子显得那么的昂贵,优雅,似乎是仗着主人的气焰对我们发号施令。纹禁不住大笑起来,说我们连舔脚舔鞋都做得一团糟。不过她有信心慢慢调教我们。能够给她舔鞋底应该是我们的荣幸。她说着用脚死死地顶住我们的脸,我能感觉到坚硬的鞋跟刺痛着我的面颊上的皮肤。我不顾一切地对鞋子又亲又吻,还不时的呼吸纹脚上飘出的丝袜和皮革混合的味道。这样yinx的味道让我再次发誓要伺候她,一辈子。老婆则没说什么,只是舔来舔去。我的热情纹当然看到到,她用鞋底拍拍我的脸说、我出门前还不忘叮嘱老婆:“在我出差的日子你可要照顾好纹哦~纹的任何吩咐,只要我们有能力的你都要尽量满足,要让人家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嘛。”老婆当时也痛快的答应了。我当然也顺便叮嘱了纹两句:“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帮忙照顾着老婆哦~毕竟我不在家可能有时候她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你也要伸出援手哦~不过有任何要求尽管提出来吧,我老婆一定会尽力帮你完成的。”纹当然也答应了,于是我就出门踏上出差的旅途了。第一天还比较清闲,中午到了目的地,见了一下客户,吃了个饭,然后就可以到旅馆休息了,我也就闲着在旅馆看电视。大概五点多的时候,我估计老婆也差不多下班到家了,就拿出手提,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开了远程监控的软件。图像出来了,只见老婆刚下班到家,换了鞋子放下包,洗了一下手。这时候纹回来了,拿着大包小包的,刚进门就大嚷嚷着累,一下子摊在沙发上。我老婆看见纹累成这个样子,连忙拿来拖鞋,帮纹脱掉靴子,这时候我看见纹的丝袜上有点湿湿的,大概纹是汗脚吧?我想这时候纹在靴里唔了一天的汗脚多少会有点味道吧。但是老婆好像完全不介意纹脚上的味道,立即帮纹脱掉丝袜放在一旁的地上,再帮纹换上拖鞋。这时候纹大概觉得我不在家了吧,就可以对老婆更放肆地下达任何命令。然后,只见纹捡起地上粘着自己脚汗的丝袜严厉地对老婆说:“霭彤,在学校时老师不是说过吗?家里要保持整洁嘛,穿过的袜子怎么可以乱丢?”说着就把刚脱下来还带着脚汗的臭丝袜搭在老婆的肩上,带着臭脚汗的丝袜尖刚好垂在老婆的RF上,然后纹满意地靠在沙发背上,把一只嫩脚放在老婆的大腿上用老婆的裤子擦着脚上的臭汗,另一只脚则搁在老婆的肩上,得意地命令道:“我的脚很累了,帮我捏捏!”老婆由于记得我出门前的叮嘱,只好忍着屈辱的感觉,脸带微笑地把刚在自己大腿上乱蹭了一通的自己同学的臭汗脚抬到眼前恭敬地捏起来,任由那踩着自己头发和肩膀的另一只同学的臭汗脚和垂在自己RF上的同学的臭汗丝袜继续玷污着自己的躯体和慢慢侵占着自己的思想。我想老婆现在的思想已经发生了变化,大概也是认命了,决定了无论纹提出任何要求都要完成,所以才这样恭敬地帮纹捏臭脚。

大概半小时后,老婆把纹的两只臭汗脚都捏舒服了,然后在纹的吩咐下起来到厨房做饭去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老婆还特意自觉地搬了一张比较矮的凳子来坐,好让纹在吃饭时可以随意地把一双臭脚搁在自己的大腿上,而老婆还满面笑容地给纹夹菜,对一双在自己大腿甚至小腹不规矩地乱蹭的大臭脚全不介意。饭后老婆帮纹放好洗澡水,而纹则懒洋洋地躺在向老婆伸出双手,老婆识趣地把纹抱到浴室,跪在浴缸旁用双手为纹搓洗Y.D口、PY、脚低板、脚趾和脚趾缝,还有身体的任何地方。在老婆帮纹洗一只脚的时候,纹还调皮地把另一只没洗的臭脏脚踩在老婆的额头和鼻子上肆意玩弄,让老婆闻她脚上的臭味,老婆也毫不介意,还把鼻子主动塞到纹的脚趾缝里大口大口地吸着她同学脚上的汗臭味,这一举动逗得纹哈哈大笑,这时我看见纹的眼里闪过一丝的鄙视和征服老婆的欲望。看来老婆是真的认命给纹当狗了。。。。。。这时候,纹笑着说:“哈哈~你愿意给我当小母狗我还要看看你是否有资格呢,要是你伺候得我舒服我就收了你这只小母狗~”老婆听着立即爬向了纹,纹看着这个跪在自己脚下的昔日的同学轻蔑地说:“你想好了没有?”“想清楚了,奴婢愿意当纹主人脚下的一只小狗。”只见纹用挑逗的语气说:“主人的靴底脏了哦~小狗准备好帮主人洗靴子没有呢?”只见纹轻轻抬起一只脚,老婆二话不说陶醉地用YH搓向纹黑漆漆的靴底。一边搓一边用手抬起纹的另一只脚帮纹脱掉靴子和袜子,双手轻轻地为纹捏着脚。纹一边任由老婆用YH往自己的靴底搓,一边指这被老婆双手捏住的脚说:“我的脚粘乎乎的很不舒服,小狗狗说应该怎么办?”老婆立即把纹的脚抬到自己的鼻子前深深地闻了一下纹脚上的汗臭味,然后陶醉地伸出舌头舔起了纹的脚底板,还像给我KJ一样含着纹的每一根脚趾头在自己口中抽插,再喊住纹的脚后跟轻轻地用牙齿把纹脚上的泥的灰尘刮在嘴里,和着给纹洗过脚的口水吞了下去,最后把舌头伸到纹的每一个脚趾缝里把里面的臭汗和泥舔到嘴里吞下。大概过了半小时老婆舔干净了纹一只臭脚和用YH洗干净了纹的一只靴底,正当老婆准备舔纹的另一只脚的时候,纹却把脚缩会制止了老婆。纹调皮地说:“好了~你还舔得挺舒服~我就把你这只小母狗收下把。”然后吩咐老婆帮她放洗澡水,自己则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等老婆放好水出来,还要把纹抱进浴缸,这时纹却说:“在洗澡前,我们还要举行一个仪式,以表示小狗狗从此获得了新生”纹命令老婆跪在浴室的地板上,仰着头。然后扒开自己的YC,对准了老婆的脸。一股金黄色的尿液从纹的XX里喷涌而出,激舍到老婆的头发上、脸上,直到老婆浑身上下都浸满了纹的尿。有部分还留到了老婆嘴里,纹却不准老婆吐出来,老婆没办法只好把纹的尿尿咽下。随后,就是老婆为纹洗澡,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纹要求老婆只能用自己双乳来为纹洗澡。不过这也没有难倒老婆。老婆尽职地用双乳为纹清洗着身体每一个部分,包括脚底板、脚趾缝和XX。特别是当老婆用RT帮纹摩擦脚后跟和脚趾缝的时候,纹还一边夸着老婆的“RF丰满柔软,踩着很舒服”一边却粗鲁地用脚趾头夹住老婆的RT乱扯,把老婆的RF扯出老长,还用脚后跟对老婆的大RF乱踢,用脚掌出力地把老婆的RF扇得左摇右晃的,看着老婆痛苦的表情纹还哈哈大笑。好不容易老婆用RF帮纹洗好了脚,纹却让老婆躺在浴室的地板上“哎呀,多不好意思啊,要你用RF帮我系脚(这话分明是在侮辱我老婆),也该我帮你洗洗了~”说着坐在浴缸边用双脚踩着老婆的两个大RF使劲地乱搓乱踢,还用脚后跟搓了老婆的额头、鼻子、嘴唇和脸。然后把大脚趾伸到老婆的大腿内侧搓着,轻蔑地对老婆说:“你这小母狗还真隐贱啊,用RF帮自己的同学搓完脚趾缝就已经水流遍地啦~哈哈”老婆听着顿时羞红了脸低下了头。纹当然不愿就此放过老婆,只见纹一脚踩再老婆的RF上大力搓着,另一只脚的大脚趾已经伸进老婆的Y.D里抽插起来了。老婆经不住Y.D的快感和被同学踩在脚下凌辱的快感,逐渐兴奋地浪叫起来。这些都被纹看在眼里,这时纹突然把两脚同时收了起来,老婆瞬间冲天堂掉进了地狱,立即爬起来跪着哀求纹用脚趾头抽插自己“好同学,好小纹,求你了,继续嘛”纹装作不知地说:“继续啥小母狗?”老婆知道纹是要羞辱自己,无奈下面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大声地说:“求纹主人继续用高贵的脚趾头满足小母狗的JX。。。”老婆越说越小声,说到“JX”两字几乎都听不见了,纹却哈哈大小起来,随后高傲地说:“本小姐的脚指头可累了,要不你自己来吧。”说着把踩在地上的脚尖缓缓抬起,脚后跟还贴这地面。老婆大概明白的纹的意思,没办法,老婆只好蹲下自己主动地拿YH对准纹的脚尖一下子坐下去,由于坐的力度太大,老婆:“啊。。。。~”的一声,只见纹的半个脚掌都末进老婆的Y.D里,想必脚趾头已经进入ZG了吧?但是老婆Y.D的疼痛感马上被Y.D瞬间被填满的快感所覆盖,老婆开始一起一落地让纹的大半个脚掌在自己的Y.D里抽插,而且坐下了力度也越来越大,插入的幅度也越来越深。这时候,纹突然用另一只脚跩了一下老婆的RF,把老婆踢倒在地,可她的脚掌还留在老婆的Y.D里,纹随即抓起老婆的双脚想自己的身体拉,这样就算纹用多大的力气踩老婆的YH,老婆的身体也不会移位了。于是向老婆说:“看来半个脚掌进去你还觉得没够哦~你这小母狗还真贪心,是时候让本小姐主动了吧?”老婆一边大声浪叫,一边答应这纹:“啊。。。是的。。主。。。主人。。。请您尽情地凌辱践踏小母狗的JX吧”纹听着一边笑,一边用尽全力把脚踩进老婆的YH。只见一瞬间,整整一只脚硬生生地被塞进老婆的YD里,从外面看连脚后跟都看不见了,纹还不满足,把整个脚在老婆的Y.D里疯狂地抽插起来,而且每次插入都要比上一次更深,直到连小纹的脚裸都看不见了,这时候小纹停止了对老婆的抽插,但在ZG里的脚却调皮地扭动起来,用脚后跟在老婆的ZG壁乱踩,又用脚趾同用力往上定,老婆可以清楚地看见在自己的小腹上突起了小纹在自己ZG中的脚趾头,而且这脚趾头还一动一动地在老婆的小腹上转换着位置

那天以后我们夫妻两彻底沦为了美丽高贵的纹的奴隶。我们都感觉得到她比我们自信,有魅力,我们伺候她理所当然。我们无数次表示愿意将一生交给她,只要她满意,愿意留我们在身边。我们的伺候无微不至,至少我们自己觉得无微不至。煮饭,打扫,熨衣服,甚至给她化妆,伺候她洗漱全部由我们来完成。我们把她当做公主一样,

如果她说渴了,我们就赛跑般的跑去给她倒饮料,然后跪在她身边给她端着,做她的人工茶几。如果她打了喷嚏,我们要立即送上纸巾,在她清理干净后把纸巾扔掉,有时则被刁难用嘴吃掉。如果她看电视,我们其中之一跪在她的面前,四脚着地,背部让她放脚,做人肉搁脚蹬,另外一个则跪在旁边,替她捏脚或者给她按摩肩膀。如果她需要剪脚趾甲或者染指甲油,也是一个人做脚蹬,一个人伺候。纹最喜欢我们跪拜她了,所以在家里我们都尽量膝行或者爬行。我们的膝盖都早已磨出厚厚的肉茧。

纹洗完澡后,不喜欢直接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而喜欢站在我老婆身上,我老婆则需要赤裸着上身躺在地板上。她从浴缸里出来后,踩在老婆的胸部,挤压着她的乳房,对着落地镜子,欣赏着自己曼妙的身材。我则跪在旁边替她擦身,直到身上一滴水都没有。

她稍有不开心,我们就惧怕的跪伏在她脚前,亲吻着她的双脚乞求原谅,并且尽量找话语来贬低自己。纹似乎很喜欢我们贬低自己,她说这样可以免去她去想词语来描述我们这两头猪。有任何羞辱我们的机会,纹都不会放过,似乎这样能巩固我们的主奴关系,其实这根本无需巩固,我们早就彻底为奴了。

纹的任何一个满意的微笑都会让我看的如痴如醉。在我舔干净她的皮鞋后,在我吹gan ta刚擦完颜色的指甲后,在我偶尔给她提供口舌服务后,我都期盼看到这样的肯定。每当这时,我都觉得一切的付出都很值得,纹也配的上拥有这一切。能够在她出门前给她舔干净鞋面,鞋底,在用自己的头发擦干留下的口水,然后伏在那里看着纹猫步般的轻盈走开,耳边听着吧嗒吧嗒的皮鞋声,这就是我的天堂。我何德何能配得上这天堂呢?这都是纹对我的恩赐,她就是我的女神,我的快乐之源。

我和老婆几乎都没什么交流了。除了一些伺候纹时的技术。有些事情我们两个都会去做,但是有些是有分工的。比如清理皮鞋,尤其是鞋底,主要由我负责,纹的理由是男人的舌头更有力点。老婆的舌头纹则喜欢用来方便后当厕纸用。理由是女人的舌头比较柔软,湿润。不过至于口x,我们两个则需要交替上,一个人往往舔几分钟就没力气。而纹通常需要二三十分钟才能彻底高潮。高潮后的战场清理又是我老婆的工作。我则可能被安排转战纹的双脚,让她放松下来。我们除了上班就是伺候纹,自己没有一点其他活动。赚的钱除了日常开销也都交给纹来支配。几个月后,我们居然连房子都过户到她名下了。一开始她装作不想要,再三推辞,直到我们跪在地上求她,额头都磕破了,她才同意。

从此以后,我们一无所有了。纹真正成为了这个家,这个房子的主人,我们则是寄宿在里面的奴隶,随时可能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被赶走,以致无家可归。所幸的是这并没有发生。我们已经在这个家里忙碌着,伺候着我们的主人,纹。她现在把让我们伺候她完全看做是施舍给我们的恩惠。有些活我和老婆还得竞争上岗。我很荣幸的得到了纹看电视时的垃圾桶和烟灰缸的任务,老婆则是纹的脚底按摩器,确切的说老婆的脸和舌头是纹看电视时的脚底按摩器。

给她舔了几次脚后,纹赞扬我说舌头表面摩擦很大,但不够强劲有力。还需要多锻炼。经常安排我用舌头舔这个,那个的,有时一弄就是几个小时。最常见的是给她清理皮鞋,她有大概五十双名贵的皮鞋。有些是她本来就有的,有些是花了我们省吃俭用的钱买的。有好长一段时间她规定我每天都要彻头彻尾的用舌头清理全部皮鞋。虽然她每天最多穿几双。如果她发现我偷懒,我会收到惩罚,用鞋底抽脸就是其中之一,或者是穿着高跟鞋踩在我身上。直到偶尔一次在她高潮后给她舔脚,她发现我的舌头力道大有改观,才免除了这项酷刑。纹说为了保持这种力度,让我每天给她用舌头清理厕所地面和马桶。真是活受罪,还不如清理高跟鞋呢。虽然那个比较久,不过我很迷恋皮革和纹的脚味。

纹毕竟还是个小女人,胆子有点小,晚上怕黑,不敢一个人睡。我们两就陪她直到她睡着,有时候就睡在她床前的地板上。她上床后我们则跪在床尾手伸进床单给她捏脚。有时候天气比较热,脚在被子容易出汗,我们就需要不时的把头伸进去给她舔干脚汗,则吹吹凉风在她的脚丫脚板上。她睡着前我们不能睡。[她醒来前我们又必须醒。在她醒来前我老婆要躺在她下床的一边,我则需要跪在旁边手捧着拖鞋。纹会坐在床沿,脚放在老婆的肚子上,由我替她床上脱鞋,她再踩着我老婆的身体走下床来。她会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去到厕所排出晨尿,我老婆这是早已爬起跪在旁边等着被当厕纸使用。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